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昙花:短暂的永恒(许墨x你)

(食用说明)

 

*20180623

*花语30题第1题

*全文2400+字数

*结尾轻轻带过一发车(太太们脑补吧我是不会写车的)

*昙花一现真的很好看啊qwq有幸曾经亲眼看过

*没啦,喜欢的给个红心蓝手吧/w\

—————————————————————————

 

“我回来了。”

 

在听到钥匙声响起的时候,你就已经赶到了门口,在他把门锁用钥匙开启之前打开了大门。

 

“欢迎回来呀。”

 

你一如以往的对他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却马上发现他另一只手除了拿着公事包之外,还用臂弯夹着一个盆栽。出于好奇,你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盆栽里的花苗,直到他轻咳了两声你才反应过来——人还站在门外呢。

 

连忙装作无事发生的接过许墨左手拿着的公事包,好让他更方便拿着盆栽。

 

“我见你很喜欢小栀,便再买了一株。”

 

他笑了笑,把新的盆栽放在小栀旁边。

 

“这次是昙花。常说昙花一现,我很期待能够跟你见证它开花的那天。”

 

等安置好花盆后,他转头看向了你,似乎在等你说些什么。

 

“我也很期待,不过……我并不熟悉昙花的养殖方法,我怕……”

 

“别担心,你看,小栀被你养得那么好,这一次也不会有问题的。我上网查看过,养昙花需要适时移除它过盛的茎片和花蕾,每隔半个月施肥一次就好。”

 

许墨摸了摸你的头。

 

“这次也一样,轮流来照顾它吧,好吗?”

 

虽然是问句,可分明就没有让你拒绝的选择。不过,你本来也没打算拒绝许墨。

 

“那我们要给它改个名字吗?叫小一怎么样?”

 

“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唔……也只是跟之前看的一个电视剧[1]有点关系而已。”

 

“哦?那看来我也得陪你多看一点电视剧,免得跟不上你的想法。”

 

他笑了笑,又摸了摸你的头。正好站在房间灯光下的你,很容易就被许墨发现脸颊渐渐浮现一丝绯红。

 

于是他干脆顺势往你额头落下一吻,让你的脸又红了几分。

 

你睁开眼,迎来新的晨曦。

 

又一次梦到了许墨把小一带回家的那个场景。

 

你走出卧室,看着已经长大的小一,双眸不以为然的流露出了一丝显而易见的落寞。

 

是啊,明明去年夏天的时候就有机会能够看到昙花盛开的画面了。为什么偏偏会发生那种事情呢?

 

自从他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后,你就没有再见过他的身影。这是你们同居的家,可是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你丝毫没有感觉到他有回来过的气息。

 

他甚至在与你分别的那天晚上也没有回来。换句话说,他离开你的那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

 

你打开他的衣柜,几件不同颜色的西装仍然挂在架子上,备用的白大褂也整整齐齐的折叠着放在里面,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从那天开始,你依然每天回公司上下班,可是回家的时候不管说“我回来了”还是不自觉在听到邻居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欢迎回来”,都只有冷冰冰的空气,或者尴尬的气氛回应着你。

 

四周的冷清与你的热情每一天都造成强烈的对比。甚至在刚开始的某一段时间,你特意向公司请了个假,腾出时间让自己喘息。

 

只是你还一直坚持好好照顾着小栀跟新来的小一,把许墨应该要负责的日子也一并担当。尽管有些辛苦,可这些动作就像反射行为一样,让你习惯了每天都很细心地照料它们。甚至,你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淋水施肥,尽管生活上烦躁的事情也太多了,一轮下来忙得你焦头烂额。

 

“不要犯傻。”

 

你还记得当时在对峙立场,他在离你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用着平常那温柔的声音对你说出了这句话。

 

“下次不要再被我抓到了。”

 

他用着你能听见的音量轻声说了这句话,然后转身背对着你。等你说完一切后,他似乎很感慨的看向了天,却再也没看你一眼。

 

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还相信着他会回来。

 

或许是因为要看一次昙花盛开的约定;或者是因为他当时温柔的语气,像极了当初相见时的柔和感。

 

就算察觉到這是一个局,你还是心甘情愿往里面走。他了解你,而你也了解他,所以你选择无视他最后看似警告的炸弹,还甘愿相信那只是一颗略带苦涩的糖果。

 

是啊,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呢?那可是你跟他两个人约定好的。他怎么会舍弃掉约定呢?最多只不过是迟到了,但他从未试过爽约。

 

夏日蝉鸣,窗外知了的声音叫得清脆,把你从思考中拉扯回现实。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隐约对许墨要回来的这件事情越来越认同。你的第六感从小开始便很好,所以你也会不自觉的问自己:

 

“他是不是真的要回来了?”

 

一般人靠的是人身上的一些特点,而我们之间靠的是脑电波。[2]

 

你不由自主的相信了这句话。

 

也不知道是你的第六感太强烈,还是因为昙花在几个星期前长苞了。没过几天,大门久违的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那一瞬间,你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听错了隔壁邻居回家的声音。

 

但直到大门开启,熟悉又带点陌生的身影走回家,你才发现自己的预感没有错。

 

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下来,尽管距离很短,但你还是小跑了过去。许墨的下巴带点胡青,略带点血丝的双眼暴露了他的疲惫。然而他没有穿着白大褂,只是穿着很单薄的白衬衫,一如以往的看着眼前的你。

 

没等你开口说话,他就先开口了。

 

“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

 

“嗯。你没有出现幻觉,我就在你面前。”

 

他那双大手轻捧起你的脸,就如他一如以往的温柔,你对他没有当时分别时突然出现的异样感。就在这一刻,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有冲动想哭出來,所以走向前紧紧拥住了许墨。或许是因为久别重逢,或许是因为多日不见的难过有了地方可以让你寄托。

 

“我回来了就想哭吗?”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你的头。

 

明知故问。

 

你鼓着脸抬头,再次跟他对上眼的时候,泪水早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可是不偏不倚,你一直在等待的另一件事情,也同时在发生。

 

“昙花开了。”

 

你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见远处柜子上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小一正在开花的状态。距离出现花苞已经过了三十多天了,去年的小一没有成功开花,或许是因为它也一样在等自己的另一位主人吧。

 

许墨关上了客厅的灯,任由月色洒落在柜子的两盆植物上,你从未想过单靠月色来观察植物,会有着另一番的美感。久别重逢的拥吻,以及顺着拥吻而逐渐脱落的衣裳,逐渐绯红的脸跟你迷离的眼神,似乎在刺激着许墨进一步的行动。

 

昙花开的时间很短,却也有四到五个小时。你靠在许墨怀里喘着气,看着没多久前才开花的花蕾已经在准备凋谢,不自觉的暗叹,不愧是昙花一现。

 

“是有点短。”

 

许墨的手从后扫上了你的锁骨,你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的意思,连忙涨红了脸回头瞪了他一眼。而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俯身又在你脖子上落下一吻。

 

或许,昙花一现,花期确实很短,却正因为短暂,而让人想要不停回味那瞬间的永恒。正如你在昙花盛开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想要多看它几眼;正如许墨在昙花盛开的时候,目光却一直在你身上游走一样。

 

想要记住这短暂的永恒。

 

FIN.

 

[1]:《同桌的你》,周小栀、林一

[2]:《夏至未至》里傅小司的一句台词


热度(23)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