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再见(鬼使黑白)


(食用说明)

*20170305
*大概是我在高考前最后一篇吧QAQ
*等我回来呀x

*全文字数4000+
*猜猜是哪个含义的再见吧v
*喜欢的话求给个红心蓝手呀qwq
*个人聊天群:570161902
*以上!(这里是阿云)
————————————————————

春风依旧,漫漫长路只有一个人在走。

仿佛冬天才刚来,万物却已经开始发芽生长。长路上只有一个人在孤独的走着——又或许他并不孤独。穿着单薄的一身白衣,散落的头发以及瘦削的身型显得他跟往日完全不一样,可仔细一瞧,他依旧是那模样。

只是瘦了而已。

他在找一个人,时间没有减退他对她的回忆。或许是对自己太重要,他不舍得忘记。多年的铭记,让他跟自己许下了承诺——必须找到他。

所以他是谁,另一个他又是谁?

寻人者名叫月白,被寻者叫黑羽。其实月白想要寻到黑羽,却又不想寻到,皆因一位大人曾经告诉过他——“待你寻到他,将会是他成鬼怪之日。”

大概是跟自己差不多吧。月白是这样想的。毕竟月白现在就是游荡在世上的鬼魂,没有归宿让他想要找到黑羽,重新待在他的身边,至少能感受一丝温暖。可大人说的那句话让他却步,他不忍心在世上活的好好的黑羽,因此变成了没有实体的鬼魂。

在寻觅与放弃之间挣扎着,脚步却忍不住迈开继续寻找。

说起月白跟黑羽两人,他们本是一对兄弟,却生来苦命。除却月白经常大病连连,黑羽也不算太聪明。他们那一对父母本来也不嫌孩子的性格,但在那位父亲一次打赌输光,变卖家当后,二位家长对他们的态度完全改变。从热爱到冷漠,从疼爱到虐打。

多病的月白经常被作为虐打的对象,而作为哥哥的黑羽却经常担当保护弟弟的角色,即使自己被父母打得伤痕累累,也从没有抛弃过自己的弟弟。父母的虐打也让他渐渐失去留恋世界的希望,而那些希望转为对弟弟加倍的疼爱。

要说喜欢月白,黑羽敢数二也没人敢认第一。

显然,如果不是月白经常患病,需要多余的开支来给他买药材,父母大概还没到厌恶这俩兄弟的地步。说是厌恶,也是因为他们经常打着坏心肠的想法,却一次次被黑羽中断。可他们觉得黑羽还有点价值,就只是一心渴望让月白早点死,因为这样就能少了一笔开支。

终于一次,寒冷刺骨的北风在寒冬冰冷的吹着,月白的身体早已抵挡不住这股风霜,在感冒的同时——发烧了。

父母借着没有足够的医药费,拒绝带月白去求医。同样年幼的黑羽则选择了在深夜背起因为身体温度过高而在轻微低喘的弟弟,伸手把藏在枕头下那仅有的几枚硬币拿出,就这么走了大半夜,一家一户的寻找能救弟弟的人。

最终事与愿违,月白直到离开的时候都是紧紧握住黑羽的手,尽管像是有气无力,却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气。察觉到弟弟那安稳熟睡的表情与那逐渐冰冷的身躯,黑羽可以发誓,他从来没有哭喊得这么撕心裂肺过。

最后的这段回忆,月白因为当时身体情况太糟糕,加上精神混乱而只有很模糊的印象。就像睡醒了一样,月白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漫天的樱花瓣,他伸手接住了一片,却又被风吹走。

年纪仍小的月白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黑羽。那个记忆中总在保护他的人,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一步。可如今这漫天的樱花场景,却只剩他一个人看到这番美景。孤独感油然而生,月白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哪的时候,却感觉自己背后有人。

因为害怕而转身面对,脚步带着一丝颤抖缓慢后退着,却想不到那个人似乎用一眨眼的时间就走到自己眼前,抓住了自己的手。

“别怕。”

是一把低沉的声音,感觉对方是在安抚自己让自己别害怕,却又不太懂得怎么劝说。

“小鬼,你叫什么?”

“……”

月白并不是存心不回答,而是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先是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接着发现自己最亲最喜欢的人并没有在自己身边,现在轮到被一个像大叔一样的人抓着手,想不害怕都难。于是月白不仅没有平静下来,反倒更慌乱起来。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小鬼。我不会害你你可以放心。”

那个人是在说给月白听,旁人看似却像在自言自语。

“这里是远离人间烟火的地方,小鬼,你已经不是人类了。”

经过一轮安抚与解说,月白渐渐明白自己身处的地方并不是人间,自己也已经不能再回去人间。可是这位大人告诉他,迟早有一天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最珍视的哥哥,只不过要等多久就难说。

“他若命好,你就要多等一段时间。”

随着月白再次沉默,那位大人跟他说明日再来找他。

月白抬头看这樱花树,思念恍如樱花花瓣的掉落速度越加强烈。

“哥哥……”

他低语呢喃,却无人听见。

第二天清晨时分那位大人就来了,见月白靠着樱花树在休息也不忍心打扰。等到晨光洒在这草地上,月白才逐渐清醒过来。

“小鬼,你总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月白。”

“那我唤你单字白吧。白,你可记得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这里?”

月白摇头,他倒是真的没有印象。

那位大人随着告诉月白关于他的事情,少不免勾起了月白的回忆——不论好坏。黑羽仍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事是那位大人告诉月白的。虽然那位大人并没有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月白,但月白不多不少都还能记得他生前遭受的对待。

那位大人告诉月白,要是月白愿意,自己可以帮他了结心愿,当然是有代价的。遗忘所有,不论好坏,以及一切关于自己的记忆。如果月白需要,他随时可以帮忙。他没有强迫月白这一刻就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是让月白想要做这个交易的时候,就再次来到这樱花树下。

不舍得丢弃记忆的月白踏上了一个人的孤独旅程,这是故事的开端。

春天就算早已来临,那孤独感仍然可以让月白感觉到冬日的严寒。他一路上寻觅,却不见黑羽的影踪。也罢,寻不到就代表黑羽还没到这地方,但也代表他很可能依旧受着折磨。月白一直都在挣扎,却离那棵樱花树越来越远。

也不知道寻觅之路已到第几天,月白因为是魂体而不觉疲惫,倒是在无数个黑夜想起前生哥哥对自己的好,以及对自己那无微不至的照顾。

或许自己也得为他做点什么。

一路往前的脚步毅然停止,月白转身就往回路跑着。等重新回到樱花树下的时候,又过了好几天。那场景与记忆中相符,依旧是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落,有一片甚至掉落到月白那银白的发丝上。那位大人不在,月白又走近了这颗樱花树,伸手抚上这颗树的树干,顺着纹路摸着。

“你做好决定了?”

那位大人忽然就出现在月白身后,碍于有过第一次见面的经验,他不敢靠得太近。月白反而没有害怕,倒是转身点了头。

“我……不想再寻觅了。”

“这样放弃可好?”

月白的眼神仿佛有一刻闪现了光芒,却又再次变得暗淡。他低下了头,小声的嗯了一声。

“好吧,那你跟我来。”

月白跟在那位大人的身后,一路上只有走路与虫鸣的声音,偶尔还有一两只鸟儿飞过,只不过那小小的人已经无心欣赏,他感觉这一路上自己的脚步很沉重。遥遥长路看似没有尽头,夕阳西下的时候却走到了终点。

“会有人来接你的,我去完成你的违愿。不需太惊慌,没人会害你的。”

月白点点头,那位大人转眼就消失在自己眼前。月白忽然觉得浑身无力,被疲倦环绕全身的感觉,他迫不得已只能沉睡过去。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张放大了的人脸。

“哎呀你可终于醒过来了,睡得还好吗?”

月白点点头,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

“年纪这么小也有点可惜呢……那位大人快要回来了哦,别担心。”

月白看着这个女孩子坐在一个不明物体上,身后一排排柜子装着各式各样的药材,不禁在想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个什么人。而这女孩子似乎很忙碌的在调配汤药,只是偶尔跟月白说说话。

“啊……那位大人回来了哟。”

月白闻言看向了门口,就是那位大人不错。就如见他最后一眼的时候一样,那套装扮从未改变。

“久等了,白。我已经帮你完成你的心愿,该是你帮我的时候了。”

“……是必须要喝汤吗?”

“那是当然。”

“不喝呢?”

月白鼓起了勇气问出这个问题,只见那位大人沉默了许久,给的却是一个冷冰冰的回答。

“那么我会让你所珍视的人重新步入危难之中。”

那位少女似乎用着一种无力的眼神看着月白,轻叹了一口气,从大锅里用勺子倒了一碗汤,放到桌上。她知道这位大人其实并不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但这份工作做久了,还是希望能早日离开,转世投胎。

“那个……你是叫月白对吧,喝汤吧。”那位女孩向月白招手。“等凉了再喝会很苦的哦。”

就在这一瞬间,月白脑海中突然浮现黑羽的笑脸,以及一起共度的时光。他走向那个女孩,看着那碗汤,始终不太情愿喝下。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呀……”那个女孩伸出手,拍了拍月白的肩。

月白拿起了碗,那碗汤水清澈无比,准备喝汤的人内心却百味交集。终究月白还是跟着这位大人去喝了孟婆汤,眼泪滑落的前一秒,那是滴在心间的泪,滴落到土壤的那一秒,是忘却过去的火苗被点燃。

汤被喝得一滴不剩,一阵困意却随之袭来。

“哥哥……”

再见了。

月白低声喊着,带着泪再次倒在地上。那位大人看向那个女孩子,后者则是摇头叹气。

“你也喝一碗吧。”

那个女孩又用勺子倒了一碗,递给那位大人。

“这些年……谢谢你,孟婆。”

喝过汤后,那位大人也向月白那样昏睡过去。只是他的身躯渐变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待月白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泪痕早已干涸,眼前是另一位大人。

“你是来接替当鬼使的职位的,选择你想携带的用具吧。”

月白点了点头,这时候的他早已不是年少的模样,失去了所有记忆的他只晓得听从着眼前这个人的话语,看着眼前好几款的用具,自己忽然不晓得从何入手。

“这样吧,阎魔大人说你比较适合选择引魂幡,要不你考虑一下?”

月白看向依靠着墙的旗子,不由自主的就握住了旗子的竹竿。他总觉得在握着的那一刻,自己的内心似乎很平静。尽管有着空缺,总觉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怎么都想不起。

“合意吗?”

“嗯。”

“那从今起你就是这里的成员之一,赐名鬼使白。你需要怎么做、做些什么,我已经把须知跟详情放到了你的房间,待会儿你可以去房间察看,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问我。你若想要离开这里,就帮助其中一个你所引渡的亡魂完成他的遗愿,那样你就可以投胎转世。”

这位大人说完后就给月白指了路,然后就告辞了。如是者,鬼使白的工作生涯就开始了。

引渡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月年,鬼使白也渐渐熟悉了这里的工作环境。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与其把这份工作交给别人,倒不如交给自己去承受。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鬼使白已经习惯了只身一人的孤独感。一般来说鬼使都是独立工作的,所以鬼使白也不例外。

虽然觉得孤单,但再孤单也已经沦为习惯。大概最可怕的,就是习惯了孤单。鬼使白变得不怎么喜欢说话,但仍然在别人有需要的时候会伸出援手。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鬼使白来到冥府后没多久,就已经有待人有礼这样的形容。毕竟一般鬼使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可怕的,被这样形容也让鬼使白有点意外。

后来再一天,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鬼使白按照名单上的字去寻找他要带走的人。

要被带走的人却是一副很意外的表情,只是鬼使白见多了这些场面,也就没当是一回事了。

“时间到了,跟我走吧。”

鬼使白用着温柔的声音跟那个人说着,那个人却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的鬼使。

“月白……?弟弟?”

“嗯?”

失去记忆的鬼使白以为眼前的人太过想念曾经,所以才在此刻出现幻觉,误以为自己是他认识的人。

“不要留恋了,跟我走吧。你的时间到了。”

“月白……是我啊!黑羽啊!”

“按照名单你确实叫黑羽没错,但……很抱歉我不认识你。”

鬼使白总觉得心脏的位置有点难受。大概是这几天太操劳了,今日得早点休息。鬼使白这么想着。

面对眼前的鬼使,黑羽想再多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黑羽迅速在脑海里想了一圈,最终想起人死的时候会喝下孟婆汤,忘却前生往事的故事。

恐怕眼前的人,早已经喝过孟婆汤了。

最终还是在另一个地方再见,却也跟曾经的人再见了。或许有些时候再见,就真的无法再见,或许再见的时候,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但也没关系,就当重新再认识一次吧。

FIN.

后记:

其实是两个再见的含义也有。

黑羽跟月白是离别的再见。

黑羽跟鬼使白是相逢的再见。

没有写出来的鬼使黑跟鬼使白是再一次相见的再见。

再次相逢,希望永不分离。

以上。(啊我到底写了什么orz)

热度(27)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