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牢(黑白鬼使)


(食用说明)

*20170213
*第二篇黑白鬼使/骨科兄弟的文qwq
*因为考试缘故断断续续分了九天写orz
*全文4000+字数,一个HE
*简单点就是小白确认小黑是哥哥的故事x
*喜欢就给个红心蓝手吧QvQ谢谢你们
*个人聊天群:570161902
*以上!(这里是阿云)
————————————————————

白总问我为什么要经常跟他讲我弟弟的事情,明明他一点都不记得,更不能确认这些事。尽管我跟他说过许多次了,他依旧是用那副不闻不问的表情看待我,有时候还会用稍微命令的口气让我不再提及往事。

“鬼使本来就不应该拥有记忆,你也别再强调了。”

如果孟婆能弄个新配方,熬个新品种的汤让弟弟重新忆起往事该多好啊。这类药可以不是必须,但应该要有预备,以防不时之需,比如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弟弟的背影,我又想起了生前的事情。

弟弟,还有很多事情你还不记得啊……我还没有全部给你讲完呢。

那时候的月白跟现在完全不像是一个人——除了他的脸和头发。尤其是他的性格,当年喜欢粘着我也是最亲我的人,现在却更像当年的我,不依靠别人,只依靠自己。

只不过好歹当年的我答应过不会忘了你,更会好好保护你,毕竟是你的哥哥。这一点,你是无论如何也学不到的,毕竟许下诺言的人是我,我也不会食言,哪怕这里不再是人间,也没有那两个所谓的家人。那个曾经困着我们的牢笼已经不在,你不会再被他们欺负或者殴打,这让我放心许多了。

也罢,鬼使不该拥有记忆的嘛,你就当我是个另类的鬼使好了。毕竟我们之间的回忆要是连我都不记得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也再没有人会记得了。

事到如今,我还有着希望,你会有一天想得起我们的往事,最重要是想得起来我是你的哥哥。又或者你可以不必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让我能够继续成为你的港湾。

只不过好像你一点都不在乎呢……弟弟。

“鬼使黑。”

“嗯?来了。”

嘛,或许有一天能想起的吧。

毕竟我不能强迫他想起来,弄巧反拙让他讨厌我了怎么办。

今天来的魂也不少,看着白在前面引领着,我忽然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说当时我并没有认出他来,是否现在我会像这些魂一样,麻木的喝过那碗汤,盲目的跟随白,离开这个世界。可惜这世界上没这么多如果,再怎么着,我也不会忘掉我最喜欢的人,也不会忘掉我想要好好保护的人。

当年我曾经想过,假如我们之间有一个人要先离开,那我希望剩下的那个人能够保管好我们两个人的回忆。要是装着宝物的宝箱沉入海底,腐烂消失,那就算有钥匙,也再打不开那个宝箱。

所以我必须把宝藏收好啊……

只是共同拥有这份宝物的人失了忆,我可以等,也不会将宝物独吞。

白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还是像以往一样交叉着手走在白的后面,或许最多并肩而行。我不太希望他在我身后,毕竟身后的危险看不到,我要是慢了一拍,当年的事情又会重复发生。

“鬼使黑。”

“嗯?”

“所以……为什么要经常跟我讲你弟弟的事情。”

“因为你就是我弟弟啊。”

“……我不记得了,所以我不能确认。你说的事情是真是假,我无法确认。以后……还是别说了吧。”

我偷瞄他侧脸,那双眼看过太多亡魂,那对耳听过太多故事,或许是这个原因,所以他渐渐只做自己长久以来持续在做的职责,其他东西也不怎么过问了。或许是看够了,听够了。

“……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希望停下来。他明显是征了征,但也没看向我,只是继续走他的路。大概他也不晓得我为什么要坚持跟他说着我弟弟的事情,可我也无法释怀。我能像讲故事一样跟他讲很多小时候的趣事,也不晓得他听了多少,记住了多少,可他总是很安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的感言。

“你就当听故事那样听吧?只要你有听就行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情把这话说出来,可我看到他似乎在走动之中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对自己说,然后跟着他回到了我们住的小屋里。

就像往常一样,我总是在睡前跟他说他小时候的事情,然后等他合上眼睡着的时候,我才缓缓停止回想那些往事。也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

“其实……我有那么点熟悉感,但就算有也很模糊。”

他忽然说了这句话,可是双眼还是闭着的。我感觉他好像还想说下去,就没有开口打断。

“我曾经梦过一个场景,总感觉里面的人感觉很熟悉,也仿佛真实发生过一般。而听你说的故事多了,不知道那个梦只是一个故事,还是故事的一个章节。我依稀记得梦里出现过两个小孩子,而梦快结束的时候……我有点想这个梦不要完结。”

“仿佛自己的灵魂也代入进其中一个小孩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居然有一点想让时间停在那一刻,或者让我再感受久点。”

“好像……和我已经遗忘的回忆,产生了共鸣。”

这是第一次,白对我说这么长的话。他一直都是闭着眼,不知道是不是在努力回想。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却本能的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很难得,他没有反抗我。

“或者你有一天真的能想起来。”我淡淡说道。

“你小时候真的很喜欢笑,尤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

这是事实,而这次他没有反驳我——把他又代入进我弟弟的角色。我转头一看,他好像是睡着了。

嘛。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也跟平日差不多,我还是习惯性的跟他讲他小时候的事,而他也习惯性的对我有点冷淡。这晚更衣准备休息的时候,鬼使白问了我这么句话。

“鬼使黑,你弟弟以前是不是……差点溺水过?”

诶?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件事情的确有发生过,但我不希望他想起这些让他悲伤的事情。

当时我们还尚在人间,遭受父母的毒打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作为哥哥的我,为了能让弟弟少受点苦,总会叫他躲在不容易被发觉的地方,比如什么床底、衣柜里。当然最希望的就是他能逃出门,逃出这个家。可惜邻居总是负责担任天眼的角色,以至于我们哪里都逃不了。

当天晚上,我是惊醒的。

不安的预感在做了噩梦之后开始蔓延,伸手只摸到旁边空无一人的草席更让我心凉一大截。某个大人的冷笑与关门声,让我的不安完全充斥了内心的世界。我知道,我最亲的人肯定出事了。

不管会不会被人听见,我还是手拿着原本应该盖在弟弟身上的,我的一件相对不那么薄的衣服冲了出门口。可是一出门我才发现,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痕迹,我只能凭着平日去过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把弟弟找到。

我原以为他们会把弟弟丢在矮树林,毕竟矮树林可以说是日夜不怎么透光,像是野兽居住的林子。当然也是因为当时年纪小,个子矮,才会觉得方圆面积不超过一公里的矮树林让人感觉诡异与害怕。在成为鬼使后,我重回人间才发现矮树林面积并不大,也没有小时候感觉的那种恐怖。可是当时无论我在林里叫喊的多响亮,弟弟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知道找错路的我暗自责骂自己白白浪费了这些时间,正愁着不知道可以往哪个方向找寻,这时候却听到了不太明显的扑腾声。

水……前面的河吗?

前一天下了大雨……

抑压不住恐惧的心,我希望事情不会像我所想那样,只不过当我赶到的时候,我的确看到因为大雨而水比平常多涨一米的河里有一只小手正拼命让自己探头出水面。

我也没有多想,连忙跳进水里,死死抓着弟弟的手,让他探头出水。只不过他可能喝了不少水,除了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的抓住我之外,只是轻微的在喘气。我让他趴在我背上,然后用我自己最大的力气游回岸边,上岸。

简单的处理过后,发现弟弟并没有真的溺水,只是在坚持的过程中不小心呛着水,又开始有点无力,所以想着倒不如就这么沉下河底吧。幸亏我跑过来的时候听到了有东西在水中扑腾的声音,不然再晚点的话,后果则是不堪设想。

还好家里偶然就要钻木取火一番,久而久之也熟练了。帮弟弟生好火,自然是让他先穿着我带来的衣服,然后让他靠着我的肩,在火的温暖下先休息一番。

不要生病就好。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后话再说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白一直都在看着我,这时候如果我说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会让我有种你将会错过一些机会的感觉。因此我知道点头承认,但并没有打算把事情重提。

“你梦到了溺水的场景了?”

“嗯。”

我转过身看他。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点头并开始低头沉思,这是他的习惯——只有在感觉到很困惑的时候才会表露出来的表情。

“最近做的梦,我感觉越来越像你说出来的那些故事场景,而且我有一丝的熟悉感。昨天发的梦是溺水的场景,我可不曾从你口中听到过这事,所以就稍微问了你。”

“因为我想着因为你不记得了……就只把开心点的回忆跟你分享,毕竟悲伤的留给我就可以了。哥哥生前没法好好保护你,那就把美好的那面告诉你,你也就不会为生前的事情所悲伤了。”

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既然悲剧已经散场,就别再回顾了。

“以后……请务必都告诉我。”

“诶?不行啊,这……”

“鬼使黑。”

我住了嘴,看着白那严肃的面孔。

“如果我是你弟弟,我会宁愿知道所有的事,不论悲喜。所以黑,以后请务必把所有的故事都说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脸微微红了。

“这……是命令。”

也不知道有没有感觉错,他好像害羞了。

“好吧,不过……你这样算是承认了是我弟弟了吗?”

他又成了那副纠结的样子。

“没事,只要你愿意听我继续说就行了。比起一开始对我的冷漠,现在已经好多了,更像当年粘我的弟弟了啊。”我伸手搭上他的肩,顺手拆下绑着自己头发的带子。

“不早了,休息吧?”

“……嗯。”

次日一大早我就出了门,是去比较偏远的地方工作去了。在回来的路上巧遇孟婆才知道弟弟去找了晴明和阎魔大人,那个老太婆。

到家的时候白已经在家里洗刷着引魂幡,不晓得他从晴明和那个老太婆口中打听到什么。

“黑,我去找阎魔大人了。”

“嗯?找她干什么啊。”我走到他身旁坐下。

“去问问能不能翻阅生死册和大事录。”

“生死册和大事录……?”我重复了一遍。“为什么要去翻阅这些啊?”

“因为……”

他擦拭旗帜的动作停了下来。

“假设我们生前真的是兄弟,记录上或许会有些蛛丝马迹。”

我点了点头,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等等……你是为了证明我们真的是兄弟?”

“是给我自己的证明,虽然我觉得我梦境的那股熟悉感和跟你待在一起的那股感觉,总觉得似曾相识,又仿佛在很久前曾经试过这样做。可是我只能依稀记得模糊的片段,关键的部分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我看着他站起来,把引魂幡放到一旁,然后又回来坐在我身边。

“所以我想,如果能找阎魔大人通融一下的话,判官可能会让我去看的。”

“所以最后结果是?”

“说是因为喝下了孟婆汤,看了也没什么意义……”

“啧……”

“等等,我还没说完。然后她说了:『如果汝因为这件事情困扰到汝的工作,那去看一眼理清思绪也无妨。』这样的话。”

“所以我去看了。”

“那结果?”

“如你所说,哥哥。”

“弟弟……”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像是好运连连之余,又终于放下心头大石的感觉。喜极而泣,可我也顾不上,只晓得紧紧抱住我眼前的人。这份喜悦,或许是等得太久了,怀中人似乎受不了我的力度,想要推开我。

“啊啊抱歉。”我松了手,却轮到他抱紧了我。

“对不起。”

就像小时候他害怕我离开所以紧紧抱着我不让我走一样,我不知道他是在庆幸认清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在为之情一直对我的冷淡而在做出弥补。

“没关系的,你能理清就行了,弟弟。”

我摸了摸他的头。还好,他最终选择了相信我说的话。大概是因为兄弟的缘故,或许是就算喝了孟婆汤也改变不了的他的本能,即便在经历数百年也不会改变的行为,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庆幸着宝箱没有沉入海底,握着锁匙的人也成功打开了宝箱。

我会把脑海中早就牢牢记住的回忆,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也感谢你愿意相信我,月白。

所珍惜的一切回忆,只想与你一同分享,就像当年两个人分着一个包子吃一样。

和那个不再让自己困惑,把我隔绝在外的你,一同分享,一同铭记。

FIN.

热度(39)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