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所想之人终必回来(黑白鬼使)


(食用说明)

*20170204
*标题废求别介意x
*第一篇黑白鬼使/骨科兄弟的文qwq
*两天的时间写了出来x深陷这对cp当中QAQ
*全文3000+字数,好久没写文了orz
*这是个he,结尾有小剧场
*喜欢就给个红心蓝手吧ovo谢谢你们
*个人聊天群:570161902
*以上!(这里是阿云)
——————————————————

鬼使黑又一言不合带着几只狗粮打了一整天,说是什么这些狗粮是为了弟弟而弄的,当然要亲力亲为。

而对于在寮里除了睡觉吃饭便是聊天的鬼使白来说,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说为了自己而每天带着一堆狗粮打得满头大汗,一回寮里只跟自己打声招呼就转头倒在床上一睡不起的行为其实不会太感动到自己。鬼使白在意的,只是鬼使黑经常在梦中提起的一个名字,以及对这个名字的称呼。

月白。

弟弟。

打从鬼使白来到寮里,鬼使黑就像发现了宝物一样,经常在他身边有意无意跟他聊天。

例如今天阿爸又和神乐他们聊了些什么,今天天气不错有风挺凉爽这样的话题。虽然平凡,但鬼使黑好像都是绞尽脑汁想出来的。

鬼使白一般都没有理会鬼使黑,大部分时间都是选择了无视鬼使黑的好意,留给他一份名叫安静的回答,或许在某些时候说句嗯,示意自己有在听对方说话。可鬼使黑好像从没有气馁过,尽管鬼使白无数次说过他已经忘记了往事,鬼使黑说的话自己一点印象都没。

“你只要记得我是你哥哥就行了,其他什么的可以重新再来嘛。”

每一次鬼使黑都会说这句话,鬼使白也不想再反驳。

可是他也没有承认鬼使黑是他哥哥,也没承认自己是他的弟弟。

失去了记忆,鬼使白不希望承诺一些他不确定的事情。尤其这些亲人的关系,他不想轻易承诺。

他不知道鬼使黑是怎么想的,对于他这么多次的无动于衷,却还是充满热情。甚至说是为了自己,每天打得浑身散架,战斗时需要握着镰刀的手因为偶然的被绊倒,或者不小心在石头路上摔着而擦伤,浑身脏兮兮的回到寮里。本是疲惫的样貌,看到自己却像补血了一样,对自己几乎从没有表露过疲倦的样貌,除了在他洗完澡后,躺在床上不消几分钟就熟睡的行为上能看出。

阿爸安排了鬼使黑和鬼使白靠着睡,这也是鬼使黑偷偷跟阿爸说的,理由是这样能更好的保护他。

鬼使白在以前偶尔跟鬼使黑出门打怪的时候,会觉得好像有一些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出来,好像是自己小时候的回忆,而且是两个人的。

如果说一个是自己,那么另一个……会不会就是……

唉,头又痛了。

鬼使白想不起来这些回忆,从他第一天当鬼使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不记得自己几乎所有的回忆,不记得谁是父母,不记得除了自己还有谁,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姓名。

白。

鬼使白。

他把这个当成是自己的名字,不论是不是原名,他也毫不在意。

只要做好自己的职责就行了,他是这么想的。

然而忽然有一天,他发现鬼使黑没有回来,那个总对他微笑问安的人没有回来。可是以鬼使白的性子来说,他不太想主动去问关于鬼使黑的事情,平常不理不睬的,忽然的关心就会显得很奇怪。

可鬼使白没想到,鬼使黑会是整整一星期没回来。

如果说把鬼使白对鬼使黑的表现说成是木头,那么这块木头大概也按耐不住了。

“阿爸,鬼使黑呢?”

“……他没事。”

“那他在哪?”

“我让他在别的地方呆了,看你也不太喜欢他的热情。”

鬼使白没有回话,点点头就走了。可是从阿爸的表情来看,总觉得他在隐瞒什么,所以鬼使白走了没几步就又回头了。

“阿爸……可是我在寮里,也没看到他的出现。”

“持续给你们带狗粮去了。怎么,担心他了?”

“没有,只是好奇罢了。”

鬼使白也就再没多想,回到自己该待的地方休息去了。鬼使黑不在的这段时间,鬼使白偶尔会有一点怀念有人跟他谈话的时间,尽管都在诉说着一个人的回忆,但自己有时候也有一份莫名的亲切感。尤其是他们曾经肩并肩打怪时浮现的回忆,更是让自己在意。

那个人,到底是谁?

又过了几天,阿爸忽然把鬼使白叫出来。

“你可以升星了,多亏了鬼使黑。”

鬼使白懂升星的意思,可是一直在助他升星的人,在哪呢?等鬼使白站到升星台上的时候,他环视了一周,感觉这四个式神,有一个身型有点熟悉。只是浓雾挡在眼前,他看得不太清楚。

“鬼使……黑?”

他小声的问着,按道理声音是传不过去的,可台阶上明显有一个准备牺牲的式神做出了疑似回头的姿势。

“啊,弟弟啊。”

升星仪式准备开始,眼前的浓雾也渐渐散去。鬼使白看到眼前的人,他还是那个笑容,还是那个无所谓的表情,还是同一个人。

“抱歉啊,一个人睡会很孤单吗?”

你在哪里做什么。

“记得要等我啊……我会回来的。”

“等等!鬼使黑!”鬼使白难得的着急,他伸出手,却抓不到鬼使黑。

“哥哥一定会回来的,连同这份记忆。”

这是鬼使黑对鬼使白说的最后一句话。

升星后的式神会拥有为自己牺牲了的式神的回忆,而牺牲了的式神会重新回到卡池。不管是鬼使黑还是鬼使白都很清楚这件事情,或许也是因为这样,鬼使黑把自己所记得的一切都深深印在脑海中。等的,或许就是这一刻。

自己的姓名,以前十几年的兄弟情,磕磕碰碰的人生,自己的父母,曾经的生活片段都渐渐清晰。鬼使白抓住了这些记忆的一角,赫然看到了之前他隐约想起的一幕。里面的一个人是自己,另一个人……

果然是鬼使黑。

“哥哥……”

鬼使白轻唤了一声,却无人听见。

“月白,我最喜欢你了。”少年时的鬼使黑,不,该是少年时的黑羽递给少年时的自己一根棉花糖,恐怕是不知道存了多久的铜钱买的吧。

“嗯,我也是。”

那个片段里的自己,曾经笑着这么回应过鬼使黑。

鬼使白突然在想,鬼使黑的热情一直都被他所无视,而曾经的自己原来是这么亲近他的。大概这些日子,鬼使黑一直都觉得很难过吧。

可是他在自己面前,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论自己待他多冷漠,他都一副随你意的感觉。鬼使白也不是没听说过街外传闻的,大街上谁都说鬼使黑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碰上他,他都是给你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

好像唯独自己,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大概因为鬼使黑就是自己的哥哥吧。

靠着鬼使黑的记忆,鬼使白寻回了很多自己失去的回忆,不论好的坏的,他都回想过一遍。甚至那段剩下鬼使黑独自一个的日子,这些被鬼使黑深藏着的记忆,鬼使白更是细细的感受了一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鬼使白的手是抖的。

原来那些年,哥哥过得这么不容易,比起自己还在的时候,更不容易。

他不忍心再回想,却又想知道更多关于哥哥的往事。

或许木头总有一天不会这么木纳。作为人也好,式神也好,鬼使也罢,鬼使白还是有情感的,他并不是一个木头人。

直到鬼使白的眼泪掉落在自己的手背,他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鬼使白没有去怪责任何人,没有怪责阿爸和鬼使黑为什么没有事先告诉他,因为他能想到原因。鬼使白并不笨,他也知道他自己能想到的,作为与自己是兄弟的鬼使黑也肯定能洞悉。

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年轻的黑羽经常这么对自己说。

大概是过了半年的时间,鬼使白有时候也会负责带小怪去刷一下经验值。作为一只四星的式神,多多少少也有能力在战斗中胜利。他能感受到鬼使黑的疲倦,也不得不佩服鬼使黑的毅力。

换做自己大概做不到。

浑身是汗的回到寮里,却见到阿爸站在门口等他回来。

“鬼使白,寮里来新人了。”

“嗯,知道了。”

想着阿爸是让自己带带新人,所以也就没多想。殊不知第二步踏进寮里,他就看见一个相当熟悉的人站在樱花树下,身旁摆着镰刀等着他。

“欢迎回来啊,弟弟。”

还是那副嘴脸,可自己心中好像落下了一块大石。

“嗯,欢迎回来,哥哥。”

“……唉?你刚刚叫我什么?”

“没什么。”

殊不知鬼使黑其实听得到,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弟弟进了房间,赶紧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再叫一次嘛。”

“不。”

嘛,就算只听到那么一次,鬼使黑也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弟弟啊。

FIN.

(小剧场——房间里)

白:所以为什么当时要牺牲自己给我升星。(盯着鬼使黑)

黑:因为阿爸说吸血姬她们也要升,加加减减刚好缺一嘛,我就充当一下补上了,为了你我可以付出所有啊。(眨眼)

白:……少恶心人,你今晚睡外面好了。(嫌弃)

黑:…唉唉唉唉唉?!戳多妈爹!欧豆豆不要把我丢在外面啊QAQ。

终FIN.

热度(56)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