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一场飞来横祸(伞修)


(食用说明)

*20160629
*同居30题第一弹 22
*这三十篇都是甜的x
*这篇中间可能有点虐,毕竟符合题目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希望会好起来吧
*默认伞哥在这30题均存活!!!
*目测每篇都是短or十分短,请不要介意x
*希望不会被嫌弃x然后表脸的求红心蓝手v
*以上!(这里是阿云)
—————————————————————

叶修有点发愁。

临近登台的时刻,苏沐秋却还没到。今天可是苏沐秋第一次获得上台表演自己歌曲的机会,却搞得自己比他还要紧张,拨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回答的仍旧是冰冷的女声。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苏沐秋和叶修住在一块,本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出门,叶修却因为误打误撞成了这次表演的后台工作人员,得清晨五点就到现场。一个熬夜的人好不容易不熬夜早起,却是另一个人熬夜练习了好几遍,直到凌晨三点才躺下休息。

所以苏沐秋现在在哪?

毕竟是下午三点开始的表演,苏沐秋被安排在六点,再怎么睡也不可能这么晚还没起。会不会是路上堵车?路上堵车也不可能不接电话。手机没电?不会问人借手机告诉登记处一下吗?

叶修拿着后台职员用的公共电话拨打了一次又一次苏沐秋的号码,却还是没能听到他接电话,甚至说话的声音。他问过登记处的职员,但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送来的名单,却是在苏沐秋的名字旁打了个叉。

这代表该名表演者不会到场表演。

苏沐秋可是连小型比赛都会报名参加的人,面对现在风靡全国的荣耀大舞台,他怎么可能不来?这可是每个音乐人做梦都想去一次的舞台呢。

可是这样的担忧始终是徒劳无功,甚至只是浪费脑细胞的行为。直到数字钟从五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跳转成六点整,苏沐秋还是没有出现。拨过去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听。

难道是出意外了?

叶修摇摇头。这种事情怎么会不偏不倚让苏沐秋中了,又怎么会不偏不倚是今天?

整个表演录制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叶修是拖着一副快散架的身子从录影棚回家。算一算今天做的体力劳动,又是搬道具又是核对表演者,对于一个长期缺乏运动的人简直是给予了一次大量体力劳动的机会。用钥匙开了门,却是漆黑一片。

没有人?

鞋柜上属于苏沐秋的鞋子不在原处,走进了苏沐秋房间的叶修也证明了苏沐秋不在的事实。被子早就叠好,习惯带着的吉他也不在原处,桌上没有留下纸条,看来苏沐秋是按原定时间出门的。

那么为什么没到现场?又不接电话?

叶修突然有点慌。

他没有手机,一般苏沐秋到哪他就在哪,也不必担心他会突然跑去哪玩失踪,毕竟叶修可是个从早到晚都习惯性呆在家的人。这次会成了后台的工作人员,都是因为苏沐秋特地在他们招聘人的时候把叶修的资料填了上去,只是隐瞒了是个宅男的事实。

面试会成功也是个奇迹,叶修接到成功取录的信时也是一脸茫然,他记得他基本上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是按考核员的要求把东西搬到指定地方。或者只是因为快而准吧,可是谁也不知道叶修那时候图快只是因为他烟瘾犯了,而那时候不能抽烟罢了。

可是现在,那个替他申请成功的人却人间蒸发,没有出现在属于他的舞台。

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苏沐橙。

大半夜的跑出去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带了十几个硬币就怕苏沐橙不接,还好在响了几声后就听到苏沐橙的声音。

“喂?”

“喂沐橙,你知道你哥去哪了吗?”

“我哥?你不是说他今天去表演吗?可能是去哪放松放松了吧。”

“不是,他连表演都没去。”

“……什么?”

苏沐橙也不知道。

很好,这下担心苏沐秋的人又多了一个。

“沐橙你不要担心,我会把你哥找出来的。”

“……好。”

挂了电话后,叶修只怪自己太冲动。也是,苏沐橙现在住着宿舍,怎么会忽然和苏沐秋联络呢?还是自己太大意。

苏沐秋到底有什么原因,可以让他甘愿放弃这次表演呢?不会真的出意外了吧。叶修这样想着,可他忽然发现,他已经想过好几次这个理由,也用同一句话安慰自己好几遍了。

叶修最终在客厅的沙发上朝着大门的方向躺着睡,也没在意睡姿是否正确。躺下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半了,作为一个快要体力透支的人,能称这么久算是厉害。这一睡,就是十二小时。

叶修醒来的时候,揉揉眼睛,还是有些困意,可还是强打着精神起来。可睡姿的不正确,让他的脖子一扭就痛。正想坐好,却低头看到有人替自己盖了被子。

苏沐秋?

他小声呼喊,却没有听见有人回应。从客厅不带声响走到苏沐秋房门前轻声敲门,等了许久却没有听见有人回应。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

“进来吧。”

门没锁,叶修一打开门就看到缩在墙角的苏沐秋。以及……在他面前那把烂了的吉他。

叶修很少会不知所措,可这次他动了动双唇,却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苏沐秋那么重视的吉他,那么重视的表演,那么乐观的苏沐秋,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把自己锁在了黑暗盒子里,求助无果,最后一言不发,自己把自己困在黑暗之中。

“沐秋……”

“我想抱抱你。”

叶修向苏沐秋走去,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苏沐秋。就凭苏沐秋现在这样子,叶修只仿佛脑袋当机,自主思维中断,只听从苏沐秋的话。因此,他向他走过去,然后轻轻抱住了他。良久,苏沐秋回抱了叶修,一声声哽咽划破宁静,叶修却只懂得替苏沐秋扫背,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不敢说些什么。

这样的苏沐秋,叶修也是第一次见。

“沐秋……”叶修开口。“我在。”

除了这样,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来安慰眼前的人。那个在他面前爽朗笑着的少年,偶尔和自己拌拌嘴爆一两句粗口的少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每个人都坚强,只是程度不一样。一个小孩可能要跌倒无数次才会明白跌倒后的哭泣是多余的,他并不会减轻你的痛楚,也不会让你的伤口早些愈合,只是单纯一个发泄罢了。我疼,所以我哭。可人越长大,越不会理解小孩子为什么会哭。对他们来说,这些事情不值得哭,或者说,已经过了为这些事情哭的年纪。

又或者,为了能在另一个人面前,假装自己足够坚强。而现在,这名为坚强的墙,倒塌了。

苏沐秋趴在叶修肩上,换来后者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可笨拙的嘴始终不能再说出些什么,任由苏沐秋哭着。这让他想起以前,自己离家出走的那段日子。

晚上是饥寒交迫,却只能省钱,可是并不后悔。头一次看到苏沐秋的时候,他是饿得有点头晕,硬是被人带回了他的家。

这是他们的初相识,也是回忆。

而现在,叶修知道他需要拉苏沐秋一把。

“沐秋,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可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把这当作一场飞来横祸吧,说不定会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还有……”

“叶修。”

还没说完的话被苏沐秋打断,从叶修的肩膀移开脑袋,眼眶虽然还有点红,但还是勉强露出了笑容。

“谢啦。”

眼前的人过于坚强,叶修相信他现在只是强忍住内心的负面情绪,反而来安慰自己。还没有什么反应,苏沐秋就又一次凑近了人,在他脸上轻吻了一口。

叶修怔住,苏沐秋却仍然微笑,只是眼神落在了那把已经坏了的吉他上。

“好遗憾啊,又要从头再来了。不过可能像你说那样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不过还要再破费买一把新吉他了。”

他伸手抚上他的搭档,一步步走来的曾经和回忆,这吉他也有看着他成长的份。而现在,一切也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就差一点点,所以苏沐秋不甘心。

可是他还能从头再来,所以不怕。

这场飞来横祸,让苏沐秋错过了能表现自己的机会,可是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似乎不能打倒苏沐秋。乐观的态度,是他对抗逆境的一大武器。难过了,哭过了,到头来日子还是要过。谁也不会是世界上万千人宠的公主王子,也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悲摧,总会有好转的时刻。

所以,不可怕的。

勇敢面对就好了。

看着苏沐秋的样子,叶修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再怎么说,自己也会站在他这边的。就像苏沐秋说的一样,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罢了,只要你尚有一丝热诚,肯定还会做得到。

叶修始终相信着有这么一天,会看到苏沐秋站在台上,拥有属于他的舞台。

打从心底的相信着。

FIN.

热度(27)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