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高考完的咸鱼

这里阿云ovo

CP主:骸云|伞修|圣慎|鬼使黑白|快新|瓶邪
最近主产:伞修|骸云|鬼使黑白

勾搭随意ovo
喜欢就红心蓝手评论让我知道好吗ovo
喜欢就关注,我会很高兴的u.
(悄悄说,每100fo有隐藏点文机会哦)

【阿云】离家出走(伞修)


(食用说明)

*20160619
*同居30题第一弹 19
*这三十篇都是甜的x
*爆字数了x3000+好久没试过了
*请不要纠结时间线x
*希望还没有太渣(欢迎捉虫,码的时候曾经打瞌睡了x
*默认伞哥在这30题均存活!!!
*目测每篇都是短or十分短,请不要介意x
*希望不会被嫌弃x然后表脸的求红心蓝手v
*以上!(这里是阿云)
—————————————————————

苏沐秋看着眼前和叶修长得差不多的人,除了微笑就没有别的表情,甚至一句话也没说,等着同样是沉默不做声的对方先开口。

终于,对面的人叹了口气。

“和我哥说的一样,你可真能沉住气。”

叶秋拿起桌上的咖啡,轻抿了一口就放下。

“有点苦。”

“当然,你点了expresso啊。”苏沐秋依旧还是面带笑容,从容不迫的回答着叶秋。

这天阳光正好,苏沐秋被叶秋致电说到咖啡馆说些事情的时候,苏沐秋还想了好久叶秋有没有打错电话。毕竟曾经的叶秋打来永远只是着叶修,自己也只是充当电话传递员。

两兄弟嘛,加上叶修这类不愿意回家的人,可没少让叶秋偷偷瞒着父母来寻人。虽然得到的回答总是不回去,叶秋也骂过数十来遍,可还是没能叫得动叶修。

今年是第十年,叶秋来电不是找叶修,而是找苏沐秋,这让他觉得意外。可是见面的时候,叶秋的确是为了找苏沐秋,而不是叶修。

“我想跟你说说我哥离家出走那几年,家里的事。”

“这些事情你跟他说不就行了?”

“不,有些事情,你知道也比较好。”

“哦?”

“尤其你和我哥……”叶秋顿了顿,继续说。

“是那种关系。”

知道苏沐秋和叶修在一起的人并不多,除了叶秋,就只有苏沐橙知道。苏沐橙会知道并不意外,毕竟是苏沐秋最亲的亲人,和叶修说着当作亲人的朋友。叶秋会知道,这也是因为他自己察觉。

苏沐秋时不时给予的援助,不仅是游戏上,还是在叶修需要点什么的时候,他都会及时提供。而且某些时候有意无意的凑近,不单单是朋友的界限。在叶秋忍不住问起的时候,叶修也没有隐瞒,只是让叶秋别让父母这么大年纪受这么大的刺激,让他隐瞒着。叶秋理所当然没有说,把这个秘密藏着。

“我哥离家出走的那年,我爸是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我没有告诉我爸,本来是我打算离家出走。可是我的确有点怨我哥,如果不是他拿走了我的行李,我就不用被我爸加紧监视。”

“行了,直入正题吧。”

苏沐秋适时打断了叶秋。这些话他都知道,也明白叶秋来肯定不止说这些。

“行。”

叶秋缓缓说着,这次再不是从一开始说,而是挑了些重点说。

“我爸在几年前某一天,曾经把相册拿出来了。我听见他自言自语,说想我哥了。我记得那天,到吃晚饭前爸一直在看那本相册。保存了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一次大扫除的时候,我妈差点把相册丢了,结果爸把她骂了好久。”

“还有,妈之前高烧不退,也有惦记着我哥。那天晚上我一直照顾我妈,不知道她是不是太迷糊,把我当成了哥,还说什么你终于回来了,妈想你这些话。”

苏沐秋听出来个大概,可是他没有急着打断,只是拿起眼前的cappuccino喝了一口。

“再怎么说,我哥也是他们的孩子,就算那年他拿了我的行李离家出走,让我那时候有多恨他,让爸妈觉得多失望也好,我还是觉得我爸妈依然那么在乎他,就跟在乎我一样。”

“所以我想……能不能由你劝叶修回一趟家呢?”

叶秋看着苏沐秋,似乎把话都说完了,只是苏沐秋知道,他眼底那种忐忑的心情,和叶修一样的毛病,肯定还隐瞒了点什么。

“你继续说吧,把你仅余的筹码。”

苏沐秋淡淡开口,叶秋闻言有点愕然,似乎没想到听到的是这样一个回复。

“你肯定有话没说完,你说出来,我会告诉叶修的。”

苏沐秋补充了一句,换来的是半分钟的沉默。

“好吧。准确来说,我妈出事了。”叶秋顿了顿。

“癌症第三期,还有,她想见叶修,在她还没昏迷之前。”

苏沐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知道那种急切想见到自己亲人的感觉。他想起十年前他遭到的那场车祸,还好,他醒过来了。

“我帮你劝劝他。”

“不用了,如果你愿意,和叶修一起来吧。”叶秋拿起那杯expresso,一口气喝光后站起。

“叶家早知道你们两兄妹的存在,只差见面而已。”

苏沐秋看着叶秋离开的样子,钱已经放到了桌上。没过多久苏沐秋也起身离开了位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回到住宅。

“叶修。”

不用猜,那名离家出走而来到他家住了十年的人,此时此刻肯定在房间打着荣耀,耳麦调得不是太响,所以苏沐秋一喊叶修就听到了。

“怎么?”

“我们近期得去一趟B市。”

闻言的叶修刚打完boss,没有操作的手就是一僵,摘掉耳麦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苏沐秋。

“急事,要快。”

“沐秋,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家出事了。”

苏沐秋没有明确回答,叶修知道这是苏沐秋默认。叶修也不笨,稍微想想就知道肯定是叶秋说的,只是突然的,家里会出些什么事?

苏沐秋和叶修交换了位置,他上网买了明天早上的票,叶修则收拾着自己的物品。

离家出走十年,不曾回家看看。叶修想过家么?想过。有回过家么?没有。那个小时候被他揍的弟弟长大了,那个在他小时候用铁尺子打他的爸老了,那个含辛茹苦养大他的妈也不年轻了,他自己也长大了。一个人离家出走,碰着伙伴,最后成为自己的爱人,这之间许多事情,他都没有往家里交代过。

一别,十年。

门锁开了,在客厅打着文件的叶秋已经察觉到了,他比两个人都更早回来。莫名其妙舒了口气,这下,这个家总是又人齐了。

“叶秋,沐秋已经告诉我了,妈在哪?”

“医院,你放下东西,我开车带你们去。”

叶修和苏沐秋也没带什么,随便把装着那几件衣服的袋子放地上后,叶秋拿了车钥匙就带他们去了医院。

“今天早上妈还精神,你去了就和她说说话吧。”

苏沐秋就在叶修旁边,看似平静的叶修,苏沐秋能猜出他心底的心情。

“你妈妈能好起来的。”

“嗯。”

一路上无话。

“妈。”

“哎阿秋……你不是早上刚来过吗?”虚弱的人就躺在床上,还不用叶秋开口,一前一后进到病房的叶修和苏沐秋也已经进入了叶修妈妈的视线里。

“叶修……阿修,是阿修吗?”

“嗯,是我。妈……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阿秋说你的工作很忙,我就没敢让他说,怕你担心啊。”

她笑了笑,眼珠子一转,看着苏沐秋的时候,眼神有些疑惑。

“您好,我是苏沐秋。”

“啊……你就是沐秋,阿秋可是经常说起你,这些年来谢谢你照顾我们家阿修了。”

“我……”

“孩子他爸不在,我就把话说了吧……阿修,如果你愿意跟这个人走的话,妈不会反对你的。沐秋啊,我这孩子有什么不对的,尽管打他,他肯定会听你的。”

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的病是真的,阿秋也告诉我你们俩的事情了。真的,我不反对,你们互相喜欢的话,就好好在一起吧。”

浅浅的笑容,叶修鼻子一酸,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望向叶秋,只见他一副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的表情,叶修忽然不知道自己可以怎么办。

“孩子他爸还需要时间缓缓,不过他看到这么帅气的,肯定也满意。”

她又补了一句。苏沐秋很自觉的握住了叶修的手,拇指在他手背上轻轻来回扫着,像是让他别害怕。

“快三十岁,孩子,这路该自己做主了。”

早在十年前,这路已经是自己做主,而现在由母亲亲口说出来,倒是不一样的感觉。叶修的离家出走,误打误撞闯出了成就,排除这在叶修他爸眼中是不正当的职业外,其他却是不错的。包括赚的钱,还有成就,名声。

渐渐的,家里的人从不接受的态度,慢慢融化,慢慢接受。叶秋告诉他们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时,家长们除了惊讶,老爸有些坐不定,似乎还没有完全接受,偶尔出去抽口烟之外,母亲的角色总是比较温和一点。叶秋第二次想说的时候,母亲已经笑笑说着没关系了。

“他的路,就让他自己决定怎么走吧。”

那时候母亲的回答,和现在是一样的。叶秋拽着苏沐秋出去,让叶修和妈妈有一点私人时间。恰好就在退出房间后,迎面碰上了叶修的父亲。

可以看得出来是个老烟枪,让苏沐秋不禁想,日后叶修继续吸烟,会不会成了他爸那副模样。

“你就是苏沐秋?”

“嗯,是。”

“不错。”

伸手拍了拍苏沐秋的肩,眼神似乎带着点赏识,似乎搭在苏沐秋肩上的不止是那宽大的手掌,还有把叶修交付给苏沐秋的决定。

“我家那小兔崽子,替我好好训训。”

苏沐秋点了点头,他才满意的走进病房。

等叶修出来后,那份迟到了十年对于家人的关爱,似乎在刚刚一直表露,没有任何保留。

“老爷子要继续留在那,我们先去解决一下午饭吧。”

离开了医院,叶修点起了烟,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可没猜到,叶秋你布置了这样一个局。”苏沐秋笑言。

“我看十有八九是他没忍住,把这秘密说漏嘴了。”叶修抢着接话。

“啧,可是他们同意了不也挺好?”叶秋不服气。

“是挺好的,可万一不同意,我这辈子就真的不用再回来了。”

叶秋沉默着,换来是苏沐秋安慰的拍肩。

“你要完胜你哥,还有很长的时间要走。”

叶秋深深的体会到两个互相嘲讽的人,同时合攻自己是多么可怕。

可是不论怎么说,苏沐秋和叶修还是得到了叶修父母的支持,还有叶秋的助攻。这样的结局,看上去也不错。这样想着的苏沐秋,伸手握住了叶修的左手。

被握住手的人,也轻轻回握了苏沐秋的手。

这样就好。

FIN.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