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昙花(伞修)


(食用说明)

*20160404 清明节
*是砂糖是玻璃各人各看法
*有虐的情景,只不过我觉得不是很虐…当然也各人各程度

*如果喜欢求红心蓝手么么哒v

*以上!(这里是阿云)

—————————————————

该庆幸至远至疏,
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

桥上总有少年撑着伞,等着人。

路过的人早已见怪不怪,毕竟这少年在桥上等待早有几年,而具体原因无人知晓。最多就知道,这少年在等一个未归的人,或是一个终究不会回来的人。

人们推断少年早有二十出头,只是外貌仍酷似未到二十的少年。

一日春,一满头白发,拿着拐杖弯着腰走的老人路过桥旁,恰好那少年正在桥上,举着伞,眼望向远处,似乎依旧在等人,依旧没死心。

“少年,你在等谁归?”

“一个永不会归来的人。”

“那为何仍要等?”

少年眼神没有一分动摇,也未把伞合上。

“执念。”

“执念伤人,少年及早放弃较好。”

说罢,老人就远去了,少年依旧撑着伞,眼神眺望远处,眺望那在云雾间若隐若现的山群。

少年似乎从不会收伞,最多只会在傍晚离桥,隔天清晨却又重回桥上。至于离桥后的他去了哪,无人过问,也无人得知。

又一个月,早已入夏,那少年依旧在桥上,不问一句,不发一语。那老人弯着腰,拿着拐杖,又一次路过桥。

“少年,你依旧不死心?”

“尚有时间。”

“你明知执念伤人,为何仍要等?”

“执念伤人,不伤我。”

老人摇摇头,问少年名字。

“姓叶,名修。”

老人点点头,又再次离去。

少年独自在桥上,路过行人只觉他痴情,甚至有人认为那女子实在太薄情,少年等她,她浑然不知,迟迟未归。

当然,没人知道,那个她字,该是他字。

少年依旧双目眺望远方,眼神未变,撑着的伞也依旧是同一把。

曾有人在许久前问过他,为何必须撑着伞。

他目光始终向远方,只是口中喃喃说了一句。

“人外貌相似,伞只有一把。”

以伞为标志,他信着那人若归,定会认出。

只可惜,那人终究不会回来。

秋风起,黄叶落。叫叶修的少年依旧在桥上,撑着伞,等着人。有人开始笑他痴,有人开始怜悯,有人调侃,却未有人像老人一样,愿意与他说几句。

没人知道这少年内心怎样,也没人知道他为何要有这么强烈的执念。

明知无人归,却仍痴痴等。

全因,执念。

所有黄叶均落下,取而代之是看似下不完的雪。

冬已到,不论是桥上,还是少年所撑着的伞,都铺盖着雪花。就连桥下那流不尽的河水,现在也结了冰。

唯独不变,仍是那痴痴在等的少年,还有路过的行人。

一日,老人又一次路过桥,看到桥上痴痴等待的少年,叹了一口气。

“少年可从未停止过等待?”

“未曾。”

“敢问少年等着何人?”

“……爱人。”

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了点变化,却很快又回复。

“敢问少年,你所等着的人,是不是姓苏?”

叶修闻言,顿时转过头来,稍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老人。只是神色未变,眼神未变,呼吸未变。

“若是,少年你今晚不要离桥,午夜,你将会看到所念之人。”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朵盛开的昙花,递给叶修。

“人说昙花一现,这朵,将会助你见到他。昙花枯萎之时,亦是你俩再无交集之时。”

叶修接过昙花,正想道谢,老人却已经不知所终。

叶修看着那朵昙花,正盛开得美丽,却又没有凋谢的迹象。与别的昙花不同,人说昙花一现,这朵,却不只一现。

良久,即将是午夜,昙花依旧开着,叶修举着伞,如老人所说依旧站在桥上,没有离桥。不论是真是假,试一下又何妨?

午夜已到,叶修仿佛听见了谁的脚步声,往左一看,只见另一个少年,穿着全身是白的衣服,走向桥。

只是,熟悉的发型,眼神,甚至走路的姿势,和那人的笑脸,都和叶修心中的那个人重叠。

“苏沐秋……”

颤抖的声音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叶修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压着一样。他念念不忘的人,那个本应逝去的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着看他。

“阿修,好久不见。”

叶修未至于丢掉伞丢掉昙花向苏沐秋走去,他艰难的迈开腿,向苏沐秋走去。他难以想象,一个逝去的人,居然能重返人间,而且这事并不假,他亦深信无人会无聊到去伪装成一个已逝的人。

见叶修如此不信,苏沐秋只好也走向叶修,然后把他紧抱怀中。

闻到熟悉的味道,更让叶修确信了眼前的人,就是苏沐秋。昙花被叶修放在口袋里,伞却啪嗒一声掉地上了。叶修双手紧紧回抱着苏沐秋,紧抱着这个他久未触碰到的人。

“阿修,让你孤独这么久,对不起。”

“不,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陌路。”

苏沐秋笑笑,伸手宠溺的揉揉叶修的头发。

“那日的事情……”

“嗯,我都听闻过了。”

“那日你不辞而别,却是想要穿山寻找草药,救治更多的人。你不愿自己医学生的名字被人小瞧,于是想要去更远的地方寻找尚未发现的草药,却不幸遭到山贼,被……”叶修不忍说,苏沐秋当然也知道,毕竟他是当事人。

他抱着叶修,轻拍他后背,示意自己现在在,就在抱着他。

“那你又为何甘愿失掉你那场至关重要的考试?如果合格了,不仅有更多发展机会,而且……”

而且,还有机会娶到貌美如花的少女。自此忘了自己。

叶修摇摇头。

“再努力又有何用?已无人再给我动力。”

苏沐秋当年是逼着叶修考试,希望他能有更多发展的机会,甚至不浪费这段正值青春年少的时光。或者就算叶修以后像他一样当医学生,也能有个人帮自己一把。谁知道,这还刚刚开始,就在叶修要考试前那天,苏沐秋遇到了意外。

“都三年了,你仍未忘我,这又是何苦?”

“这算是我执着,不愿忘。”叶修别过脸,但苏沐秋仍能看到他脸颊有一抹红晕。

就算是长大了的人,也有害羞的时候。

“孤注一掷,你却没掷对。”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脸,却是无比心痛。

若自己没有遇到意外,此刻的他会有怎样的成就呢?虽说他不爱考试,亦不爱念书,可这并不代表他不是读书的好料子。因为凡是苏沐秋教他的,不用几天他都能学会,只是未到倒背如流的地步。

苏沐秋一直认为,叶修不应该为他放弃考试,至少苏沐秋觉得,叶修的前途不应该受他影响而停止。

“你为何能回来?”叶修冷不防的问了这个问题。

苏沐秋如实告诉叶修,他是被召回人间的鬼魂,召他的人是一位老人。

“他告诉我,只要这个时间来到这个地方,就会遇着一位想见我的故人。我当时已经在想,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

“还好没猜错。”

苏沐秋浅笑,恍如他以前的脸容,那么清秀,那么俊俏。至少在叶修眼中,他是这样觉得的。

“那名老人,是否手执拐杖,弯腰行走?”

苏沐秋点点头,并说从今年初春的时候,那名老者已经传言给他了。

叶修讶异,原来那名老人从春季开始就已经算好了一切,甚至他的法术,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只是叶修没想过,世间真有这样奇异的法术,而且还偏偏是让他遇到。

昙花枯萎之时,亦是你们再无交集之时。

叶修突然想起老人的忠告,惊慌地从口袋中掏出那朵昙花,昙花却依旧盛开,毫无枯萎凋谢的现象。苏沐秋却满腹疑惑,他学医,可却从未见过有昙花盛开得如此美丽,而且不枯萎。

“阿修,这花……”

苏沐秋想问个究竟,毕竟他对此很好奇。叶修原先不想告知苏沐秋真相,但也不知如何欺骗他,还是实话实说了。

“老人给的花,说会助我重遇你。”

“那为何久久不枯萎?人已见到,理应枯萎。”

“若此朵昙花枯萎,你我将再无交集。”叶修微微低头,他不愿让苏沐秋看到他落寞的神情。

叶修难得重遇苏沐秋,必然不想受时间限制,却又只得无奈接受现实。苏沐秋当然理解,毕竟他离世这么久,能重返人间,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他俩盯着昙花许久,却久久没人开口说话。

“阿修,忘了我吧。”

还是苏沐秋先开口。他知道无论如何也要在今天做一个了断,即使他依然喜欢着,爱着叶修,如同几年前一样,但他同样相信老人告诉叶修的话,等到某一个时刻,他们就再无交集。

这样的话,倒不如直接斩断这份感情更好。

叶修没有表示,甚至连表情神态也似乎没有变化。他知道苏沐秋也在忍受,难得能再见面,难得可以面对面聊天,谁会愿意分开?他知道苏沐秋所说的,忘记他是最适合的,只不过,叶修办不到。

天空又一次飘落雪花,掉落在桥上的伞,伞面渐渐被雪花盖了一层白,却没人把它拿起,抖一抖。

“阿修,你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只是时光从来残酷,以至我们终究不能在一起。

苏沐秋重复说了一次叶修曾说的话。叶修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苏沐秋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了!

下意识的看了看昙花,不知何时开始,昙花开始枯萎,而且是以极快的速度枯萎着。现在,昙花已经枯萎一半了。这说明,苏沐秋快要离开,而且永远再也不会出现。

“阿修,答应我,不要再颓废下去了,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苏沐秋也知道自己快要离开,可他必须让叶修答应自己,不会再执着于他。不然自己又怎么能走得安心呢?

叶修明白苏沐秋的苦心。这一次,该是为他们之间画上一个句点,而不是省略号。

大概,这就是不想分开,却被逼分开的难处吧。注定了不可能,一次偶遇,只不过是给予大家一个坦白的机会罢了。更深层次的,是为一个关系、一段感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纵使可能这个句号还是不完美。

“嗯,我答应你。”

“可不可以来个最后的拥抱?”

苏沐秋点点头,叶修却已经等不及,伸出双手再一次紧紧抱住了人。苏沐秋就像照顾婴儿一样,给叶修扫背,给予他最温柔的一面。这时候的苏沐秋,已经差不多透明了。

“叶修,我爱你。”说罢,苏沐秋在叶修额前落下轻轻一吻。

“嗯,苏沐秋,我也是。”只是当叶修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苏沐秋已经消失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叶修最后的回应。

被叶修丢在一旁的昙花,已经完全枯萎,可雪越下越大,早就看不到昙花所在。

是消失了,还是被雪掩埋,都已经无所谓了。

叶修最后一次看向远处,被雾遮挡住的山群,嘴角却扬起了一抹笑容。他终于捡起伞,选择离桥。

自此,人们发觉桥上再无少年撑着伞,等着人。

日复日,年复年,再无人关心这少年到了何方去了何处,只是据闻村里出了一名医学生,甚至后来成了一名精通各种病症的医师。只是每当人们想要知道这名医师的名字时,他总会摆手摇头,因此无人得知。

而到这名医师家里看病的病人,都对医师家里的昙花和医师的功力惊叹无比。皆因那些昙花,的确是真,却又不曾有枯萎的迹象。就如那名医师的诊断和药方般,总会药到病除。

谁也不知这名医者心中想法,也不知他的过去,后人也只知道,这医师,一生未娶,就连他的最终命运是如何,亦无人知晓。

FIN.

热度(22)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