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时间错乱(骸云)


(食用说明)


*20130505的雀儿生日贺文,对的老文

*短文一篇,不BE

*喜欢的话求红心蓝手!

*以上!(这里是阿云)


—————————————————————


自从云雀进入并盛,就没有想过转去其他学校。然而老师不是怕他,就是敬佩。一个学生居然想永远在并盛,说给谁谁也不会相信。但云雀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了好几年的风纪,终于在一次不满指示他的人下用拐子把他打了个半死。从那件事件之后云雀的名字就传遍整所学校,校长为之震惊,把云雀叫进去狠狠骂了一遍。


“你知不知道这样影响着校风!”


“这样你配当风纪吗?你想我记你多大的过!”


……


沉默。


对于云雀来说,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咬杀掉挡路的人,弱小的人就等同草食动物,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要记我几个过你随意。”


嚣张的语气让校长有一丝感觉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还未来得及给回复云雀又再说了一句。


“我不会离开并盛,就这样。”


没等校长的回答,云雀就已经离开了校长室。短短的几句回复,却充满了信心。校长气得不得了,但转脸又想了一个办法,一个从未试过的方法。


另一方面被云雀打了半死的那个风纪总队被云雀这样一打,连家长也找上门来,不是找云雀要赔偿就是找校长是否能把他赶出学校。当然,云雀并不会见这些家长,一般都是由校长取而代之。这次情况恶乱,家长非得见云雀,最后云雀只能勉强去一遍。


一见面就几乎恶言相对,都是要求赔偿的语句。面对着这些人,云雀反而没有丝毫的恐惧,就和校长见面一样,没有畏惧过任何人。


“只有弱者才会要求要赔偿。”


冷冷的回复了一句,转身就离开了。


家长呆望着云雀的背影,都要掀桌的样子,嘴里也暗骂着什么。


从家长的角度看来,云雀自大得很。


从云雀的角度看来,家长无理取闹。


之后,校长与很多老师谈过后,才发现云雀恭弥这个人,是个很不平凡的学生。很多老师的评价都是云雀上课的时候一般都不是在课室,而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但第二天要交的功课都会做得很工整很整齐地交回去。


于是校长开始狐疑,云雀是怎样做功课的,他家境又是怎样……但前提,还是先弄妥他在学校的地位。首先打同学,还要把别人打个半死这已经严重违反校规,而由于另一方的家长要求一定要把云雀赶出学校。同时校长也因为云雀的一句“我不会离开并盛”而想把他留住,看他有多大的能耐。


最后,校方允许云雀可以自由到任何课室上课,但同时要指导风纪,做好风纪的职责。伤人的情况能避免就避免,其他就一律由他来决定。


很大的转变,对吧。事实除了因为云雀的实力,影响校长的决定的,还有一个人。一个擅长用幻术的人。


后来云雀无意中才得知这个消息,当然他倒是想瞧瞧这个人是个什么模样的人。然而,他很讨厌幻术师,更不用提他遇到六道骸的那次。有多难受,那次的对战让他肋骨断了几根,更别提他后来咬杀他的时候是多么的兴奋,但身体却挺不到完结战斗的时候。


恰好这次的人也是一名幻术师,当然,只是云雀单方面想见到他。是个怎样的人,是不是一个强大的人,根本无从得知。至少每次那个人接近并盛的时候云雀都不知道他的存在。这点让他更在意。


一整天站在并盛的门口,却未能迎来任何的幻术师,最多就是有一两个稍微有点暧昧的男女在校门口走过,看到云雀的时候倒也装着没这回事来逃离他的眼神。后来连续几天,还是未能等到任何是幻术师的人。有时候甚至云雀会怀疑,他是不是装成了是并盛的学生进入了学校。但仔细观察了挺多个进来的学生,眼神没有怪异,然而他在天台看的时候也一样。


直到一天,云雀快要等到心烦的时候,有一个纸飞机飞落到他的脚边。看了看四周,树枝上没有人,天台那边看上去也没有人。捡起纸飞机,上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字,倒是写了句话。


“如果你这么在意我,明天傍晚,到并盛森林来,我在其中一棵树上等你。”


没有署名,只有这么一行字。云雀猜不出是谁,因为他早得知了六道骸并不在这里,所以才排除了他这个可能性。但同时也好奇,谁会这样帮他。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近六点云雀就已经走到了并盛森林,只交代了草壁看好并盛的学生有没有违法的行为,并没有带上任何的手下。


偶然只有风吹过草地,沙沙的声音,没有人影,也没有任何举动让云雀知道有人在。


“喂,出来。”


不带任何语气,这样的情景真让云雀心烦,慢慢走着。这个森林现在仿佛就是个没有人,没有动物的地方。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越走越黑,不止因为天色,也因为树的高度,遮挡了一大部分的阳光。


“哦呀,真等不及呢。”


瞳孔稍微收缩了些,转身,却没看到任何人。


“幻术师,又怎么会这么容易让你看到。”


再转回去,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这下可弄怒了云雀,他从来就不喜欢别人兜着圈子和他说话。再者,他对幻术师的印象,近一步地往不好的地方在加深。


“滚出来。”


眼神往四周看着,却没有发现有任何人在,受不了这样的环境,却又不想就此罢休回去。


“哦呀,为什么就这么想知道是谁。”


眼睛被人从后盖着,身体稍稍的颤抖了下,但却没有特别地反抗。云雀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对于漆黑的环境,他并不陌生。再者,他突然想,了解在他身后的那位幻术师。


“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何况,是幻术师。”


“我可不打算再帮你了。”


此话让云雀有点不解,但他没有真正的在意,尽管他也知道在之前,在他背后的人帮过他的次数已经不止一次。这时候,云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和他说有人在帮他的那个学生,是谁。正确点来说,这名幻术师应该不会把自己做的事情告诉其他人,更何况他怎么有把握那个人一定会说。


那么,那个人其实是被附身了,还是其实是一个幻化出来的人?


他想转眼望那个幻术师,但却没办法,身体突然动不了似的,无法转身,只能张开眼睛。


“你想知道我是谁……十年后你就会知道了。”


“我是你最恨,却又是最爱的人。”


感觉到身后的人轻笑了几声,但还是无法转身,最爱的人吗?这个不可能。他云雀恭弥,不可能承认,也想不到他最爱的人是谁。但如果说最恨的人,这是在说六道骸么?别开玩笑了,堂堂一个男生,怎么会爱上另一个男生?


何况,是云雀恭弥。


“你有一天会知道的。”


“越恨就越爱。”


“这才是你的性格,你独一无二的爱法。”


换来的是沉默,云雀没有作声,但充满疑惑,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感觉。第一次这么渴望知道对方的样子。充满狐疑,为什么要等十年?六道骸么?别开玩笑了,我越恨一个人就会越爱他?我没有爱上任何人。


云雀感觉到对方的身子靠近了自己,但他无法动弹。直直站着,仿佛像一个被控制的木头人。


“十年后你会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靠在云雀耳边说话,幻术师的嘴角偷偷扬了起来。“撒……再见了呢。”恰好吹起一阵的风,深蓝色的头发在云雀脸旁的高度飘了起来。有那么一刻,他觉得有意思了。


用十年等一个答案么?


能动的时候转身,那个人的气味早已消失,也没有了任何的踪影。这次,轮到云雀笑了。


那么,我奉陪到底。


FIN.


热度(6)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