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暂退

这里阿云ovo
归来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所有连载文、题目无限期停更表示抱歉

【20180405】

【阿云】金鱼(骸云)


(食用说明)


*20140505给云雀的生贺

*对的我在搬文可是很多都很渣orz

*虽然这些也很渣orz

*一直的骸云真爱v

*表脸的如果喜欢求红心蓝手么么哒v

*以上!(这里是阿云)


——————————————————


太久没有平静过了。


太久没有停止战争了。


太久没看到你了。


——————————————————

GOLDFISH

——————————————————




洒下鱼粮,水面溅起丁点水花,然后慢慢平静下来。




云雀看著水中两条金鱼,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陌生。




太久没有平静了……




战火持续了太久,作为一个老人,在山林隐居后,还是没有平静的生活。




从木屋的窗子,可以看到对面山上战火连连,浓烟不断,恍如漆黑的野兽,正吞噬整个国家。




战争爆发的前一天,是他的生日。云雀恭弥的生日。




六道骸送来两条金鱼给云雀,因为云雀曾经说过讨厌吵闹,讨厌群聚。两条金鱼,不算群聚吧。




结果第二天,战争就爆发,六道骸也没有再出现,彷佛在他生活中就此消失。




云雀知道的,这场战争,关乎国家生死。但他同时知道,六十岁的人去战场,会有什麼后果。




凶多吉少。




多年来,纵使云雀有多强的攻击力,或者参与过多少战争,到现在,也无法和一整队军队匹敌。相反,六道骸拥有幻术的能力,可以轻易躲开别人的攻击。至少,他不像云雀,身手就算不再敏捷,也有幻术弥补不足。




但……战争太多,太久了……




“三个月了……”自言自语般,云雀看著胖嘟嘟的金鱼,洒下鱼粮,彷佛又回到宁静。在木屋里,远方的吵闹,并不容易听见。而且,没有人会逃到这座山。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已经被军队纳入队伍中。




没有人陪在身边,或者已经习惯,没有人陪伴的日子。木屋后有一块田地,云雀一直都是自耕自足。每天饭菜都很健康,皆因要购入其他食品,根本是没可能的事。战火连连,没有波及到这一边的山坡,已经是国家不幸中的大幸。




云雀不会从口中说出想念两个字,却会在不经意的瞬间,透露了对六道骸的思念。对云雀来说,家不是必定的、伴侣不是必要的、朋友亲人不是重要的,最需要的,是生命。就算有了必死的心,还是要留著生命,没有生命,就是你变为弱小一方的时候。




其实,云雀很想念六道骸。自从战争爆发后,云雀那双没有波澜的眼睛,虽然一如以往没有起伏,但却不经意望向对面山峰。那斗得激烈的场面,就像近在眼前。




唯一平静的,是饲养的金鱼。




七秒钟的记忆。




在鱼缸那麽小的范围,已经很满足。甚至七秒一过,就重新探索这个世界。




相反,人类活个十岁八十,到头来,任何欲望也没有停止过,想要更多、更多。




所以,才会有战争。




才会不平静。




云雀热爱战斗,但此刻的他,讨厌战斗。没有理由,单纯讨厌。




这时,门被推开了。云雀缓缓望过去,一个带著草帽,拿著拐杖的人走了进来。一脸胡须的性格,几乎没有人相信,他就是阿诺德。




“你回来了……很久没看到你了。”




“对,但很快就走。”




老了是老了,脾气却没有变。比云雀还要少话。曾经,这裏是阿诺德和戴蒙的家。自从戴蒙被幻术吞噬后,云雀才过来住的。后来,带来戴蒙的儿子,六道骸来住。这一点,阿诺德没有表示任何不满,同时也没有对六道骸增加什麼好感。




果然,第二天睡醒,房间又是空荡荡的了。阿诺德再次出远门,桌面上留着一份素菜的三文治,估计是阿诺德弄给云雀的早餐。




吃过早餐,惯性走到鱼缸前。两尾金鱼依旧欢快游着,没有烦恼,没有忧虑,也不会吵架。


平静,真好。




但……不停止战争,就不会有平静。




看向远方,战火没有听过。六道骸会和戴蒙一样,被幻术吞噬吗?云雀想过这个问题很多次,可惜没有一次能想到答案。会,不会,很难选择。




只是……




真的很久没看到你了。




金鱼不时在水草中游过,仿佛什麼都没发生过。



FIN.


热度(4)

© 十离樱-暂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