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离樱-高考完的咸鱼

这里阿云ovo

CP主:骸云|伞修|圣慎|鬼使黑白|快新|瓶邪
最近主产:伞修|骸云|鬼使黑白

勾搭随意ovo
喜欢就红心蓝手评论让我知道好吗ovo
喜欢就关注,我会很高兴的u.
(悄悄说,每100fo有隐藏点文机会哦)
*
【头像BY沈子暮】

【阿云】此生为终(骸云)

(食用说明)

*这是一篇15年送人的生贺(20150707),现在顺手丢上来
*昨天的排版不好所以重新发了,顺便换回简体字的
*全文7000+字,8000以下
*不知道这算甜还是不甜,可能偏虐吧?
*啊…好想写新的文
*以上!(这里是阿云)
—————————————————————
 
没有意外,怎么相爱。
没有意外,怎有阻碍。
 
—————————————————————
 
云雀恭弥再一次在梦中看到那个人。
 
可是他想不起来。
 
很熟悉的感觉,可是每次醒来都记不清那个人的脸容。
 
不断的回想,只为自己带来更多的烦恼。
 
-
 
头好痛。
 
-
 
再一次开始新的一天,云雀想要遗忘掉那个身影,却一直做不到。
 
几乎每天都在骚扰着他的那个梦,云雀很想借此记起,那个人是谁。
 
他决定今晚睡觉前要拿纸笔放在枕边。要是做梦醒来了,他还能第一时间记下那时候的记忆。
 
如此想着的他,正在并盛大街上走着。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比家还要适合他呆的地方。就算走在街上,云雀也觉得比待在家里开空调睡觉要好。
 
炎热的天气,只加大了云雀想要咬杀人的欲望。毕竟有人一直在梦中困扰着他,他也会感到烦躁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想不起来那个人的身分。
 
但更烦躁的是,云雀今天找不到任何人咬杀。
 
街上一片安静,大概因为酷热都躲在了家里,但云雀在小巷中走着,不但不觉得怎么热还觉得有份清凉的感觉。但就连小巷都没有人,云雀只好硬生生抑制了想咬杀人的欲望。
 
无奈的,云雀只好靠着小巷的墙,稍微感受一下这种温度。虽然没有睡着,可是他又再次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一下惊醒。
 
-
 
深蓝色的头发,奇怪的发型。
 
云雀只看到这两点,虽然算起来只算一项特征。
 
他继续努力回想,但还是失败了。
 
"切,咬杀。"
 
他在路上丢下这么一句,就回家了。
 
但他不知道,有一个人,也听到了这句话。
 
-
 
睡觉前,云雀拿了纸笔放在枕边,然后再次睡着了。
 
一个人,穿过墙壁而来,悄悄拿走了纸笔,再掉落到他的梦中。
 
云雀惊醒,刚想拿起纸笔,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头痛阻止了他的行动。
 
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看到纸和笔都在地上,脑海中那个人的身影再次变得模糊。
 
云雀摇摇头,尝试令自己清醒过来。
 
可是这样做,变相令脑海中的记忆更模糊。可是云雀已经无所谓了,今天晚上再怎么想也肯定不会再加深印象。
 
云雀警惕的看了下四周,然后出了房间,到厨房为自己泡了杯咖啡。
 
喝过之后,卷缩在角落,看着自己的家。
 
一夜无眠。
 
-
 
云雀一坐就是一晚,天亮了之后才站起来。麻痺了的双腿没多久就恢复了状态。
 
云雀和平常一样,在并盛大街上走着。
 
今天天气是不错的,云把太阳都遮盖住,阴凉而舒服的天气,果然是比只待在家里好。
 
云雀强迫着自己不去想梦中的事情,走到公园其中一棵树下乘凉休息。
 
一个人,走到他身旁,看着他的样子。
 
还是那么可爱。
 
他伸出手,却穿过了云雀的身体。早就已经触碰不到,他自己心知肚明。
 
云雀合上了眼睛休息,他不知道旁边有人,也不知道那个人在看着自己。
 
就连感觉,也感觉不到。
 
那个人看着云雀的样子,他不敢跳入云雀的梦中,生怕像上一次那样吓到了云雀。
 
他知道自己一点声音都不能发出,这是一个交换,让灵魂回到世界的方法。
 
-
 
那时候,他选择了说话能力的交换,毕竟来了也说不了话,留着声音也没用。
 
他摸到了脖子上的绷带,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回想那次交换,可是他无法忘记。
 
一次交换,可以来人间五十次。
 
今天,是四十九次了。
 
明天之后,又要拿别的来交换了。
 
他还记得,不是每样东西,地狱中贪婪的鬼都会接受。
 
他能选择的只有四样能力的剥削。
 
一、视觉。
 
二、听觉。
 
三、嗅觉。
 
四、说话能力。
 
鬼怪是不会在乎触觉的,因为死了的人,不论如何都不能碰到还活着的人。
 
他盘算着哪种能力消失,会对他造成最少的痛苦。
 
可是无论哪一种,他都不想失去了。
 
没有了视觉,他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人在哪,这显然是痛苦的。
 
没有了听觉,他听不见云雀恭弥会说什么,虽然他并不记得自己。
 
没有了嗅觉,他彷佛觉得自己没有靠近过云雀恭弥,他身上的味道,他再也嗅不到了。
 
他想不到,却看到云雀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他放弃了思考,跟了上去。
 
-
 
云雀回到家,傍晚的时间就在看电视,偶尔翻翻书。到了晚上十点,他又回到床上,和昨天一样,准备好纸和笔。
 
那个人一样,在他熟睡了之后,悄悄拿走了准备好的东西。
 
然后转身,跳入他的梦境。
 
-
 
梦中的云雀拿着拐子四周看着。没多久,那个人也下来了。
 
"你是谁。"
 
云雀压低了声音问着。
 
他刚想说话,一瞬又想起了自己无法说话。这时候他才理解到,原来说话能力不是在现实中运用,而是在梦中。
 
云雀见他不说话,打算走近一点观察他。
 
而他下意识往后退。
 
"你到底是谁。"
 
云雀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样下去别说碰到他,就连观察他的外貌也成问题。
 
可是那个人像是刻意的,不让云雀看见。
 
云雀看到他拿出了一样东西,然后又丢到地上。一眨眼,那个人就不见了。
 
云雀往前走,从地上捡起那个东西,是一张写了几个字的纸。
 
“我会在几天后回来看你。”
 
"噁心。"
 
云雀把纸扔回地上。
 
就像是同时发生似的,一瞬间,云雀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太阳穴,却发现刚刚梦中的场景,他依然记得。
 
纸和笔还在原处,他不知道那个人来过拿走了,又放了回去。
 
-
 
第二天,云雀果然没有做梦,整晚都睡得很好。
 
-
 
但第三天的时候,他还是回来了。
 
-
 
他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嗅觉。
 
虽然这样连靠近了他,也会觉得距离很远。但怎样都比另外两样的要好。
 
被注射了奇怪物质的他,嗅不到任何的味道,但自己还有视觉和听觉,就已经满足了。
 
在云雀的梦中,很多时候他都会和云雀保持距离,但这次不一样,他选择向云雀走去。
 
梦里的场景不论是在哪都会有雾,他一身白色的衣裳是隐藏在雾中的最好道具。
 
他依旧无法说话,只是看着云雀。
 
云雀眯着眼睛,尽力去看他的脸容。
 
他彷佛看到了那个人拥有异色双瞳,但云雀不确定。
 
云雀想走近,但他知道他一走近,那个人就会后退。
 
就在云雀犹豫的那瞬间,那个人又拿出了纸笔,写了点什么之后扔在地上就不见了。
 
云雀和上次一样走过去捡起,发现上面写了三个字。
 
“六道骸。”
 
-
 
清醒过来之后,云雀再次发现他记住了梦里的情境。
 
这时候他才想起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几次的梦他都不会挣扎着要起来。他总会一直注视着那个人,等到他离开,自己才会起来。
 
"六道骸⋯⋯"
 
云雀觉得自己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他想不起来。
 
已经毫无睡意的云雀,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六道骸这个人。
 
而基本上搜索结果都不是六道骸这个人,而是分开了找,比如找到了六道、骸骨、六月、道路什么的。云雀觉得奇怪,他不认为这个名字是假的,但他也找不出来。
 
他发了个短信给草壁,大概是想要他帮忙查一下,虽然草壁现在还在睡觉。
 
云雀看了一下钟,凌晨三点,他再一次回到房间睡觉,毕竟明天可是要和新入队的风纪讲解规则,要是那时候犯困了可不好。
 
云雀以为自己会再梦到那个人。
 
可是他没有。
 
-
 
第二天,在讲解过后,草壁本来要带新的风纪去巡逻一下校园,但云雀安排了另一个人带队,留下草壁。
 
"委员长,我查不到很多有用的资料。"
 
"说。"
 
云雀看着手上的文件,一份份认真看着。草壁说了他找到的资料,虽然很少,但起码云雀对六道骸的印象深入了一点。
 
草壁说,六道骸这个人一年前在西西里岛因为意外而死。在两年前,他在黑曜中学念过书。有过几个朋友,不过现在找不到了。
 
云雀一直听着,但草壁好像没话要继续说了。
 
云雀让草壁先出去,留下自己一个人批改著文件。
 
草壁说了这么一些资料,可是自己还是想不起来。
 
或者从来就没有见过面?
 
云雀突然这样想着,但他知道这不可能的。如果六道骸不认识自己,他不会来找自己。
 
而且方法还是透过梦境。
 
但云雀转念一想,如果六道骸已经死了的话,那么在梦中看到的,是他的灵魂?
 
但云雀不知道,其实六道骸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批改文件。
 
-
 
六道骸的确和云雀见过面,不过是一次意外。关于六道骸的所有记忆,云雀都遗忘了。这件事情,六道骸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云雀。
 
他曾经想过,要是云雀因此忘了自己,那样云雀就可以不用理会他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又要犯贱来找他呢?
 
这下好了,云雀虽然还没想起来,可是自己却付出了这么多代价。
 
从一开始的擦身而过,到现在用生命、身体能力来换一次见面的机会。值得吗?有人说过,五百年的不相见才换一次回眸的机会。而现在彷佛自己做了这个人,但见的那个人却已经忘了自己。
 
-
 
接下来的日子,云雀在梦中都能见到六道骸,而每天六道骸都会留下一张纸给云雀。
 
他始终没有告诉云雀他们曾经见过面,每次云雀问起的时候,自己也只会笑笑不说话。
 
大概是自己还是想把真相瞒着吧。
 
-
 
五十天的限期很快就会到。
 
六道骸需要再次决定自己要被剥削哪样能力。只剩听觉和视觉了,他选了之后,只能最多再选一次。
 
六道骸毫不犹豫的,选了要被剥削视觉。
 
至少,看不到了,还能听得见。
 
云雀在梦里没有纸笔,而六道骸闭上眼睛后也能写得到字。而且少了视觉能力,听觉能力会变得更强。
 
眼睛被蒙上了绷带,偶尔渗透的血迹六道骸已经不理会了。毕竟死了,总不会因为疼痛再死一遍了。
 
他听到云雀的脚步声离自己很近,但还是用纸笔写下了自己想说的话,之后离开。
 
虽然大白天的时候,六道骸不能再跟着云雀到处跑,不然自己跟丢了云雀,可就找不到了。
 
他改为待在云雀的房间的一个角落,听着开门声和关门声来判断云雀在与否。他回想起以前,能跟着云雀一步步走着,那种感觉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六道骸才发现自己也会害怕,会害怕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消失。尽管在同一个时空,但他和云雀还是有着一段永恒的距离。
 
黑暗的日子对六道骸来说并不恐怖,除了沉闷之外,六道骸没有觉得有什么能烦得到他。听着小鸟的声音,窗外行人走过的声音来判断时间,是他的乐趣。
 
把沉闷的日子过得有意义,大概也不过如此。
 
六道骸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在想如果最后连听力都没有了,那自己来到人间的意义是什么。摸不到、听不到、嗅不到、看不到,来了是不是真的就没意义了?可是他舍不得那天的到来,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本来想来人间再见云雀,是因为自己对他有着很大的兴趣。他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但他却不自觉也陷入了这个男人之中。一次的交易,没有了说话能力,六道骸不在乎。
 
直到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来临。
 
六道骸开始察觉那个五十天的诱惑有多大。
 
就连一开始觉得五十天很多,过了五十天后一定能乖乖再去轮回的六道骸,却不知不觉达成了第三次的交易。
 
他开始意识到,他的目的不只是想了解更多,而是从探索开始延伸成渴望。
 
他知道他中毒了,名为云雀恭弥的毒。
 
-
 
他再次回想起和云雀第一次的相遇。
 
那是一次的樱花树下,两个人擦肩而过。
 
之后,两个人总能在不同的地方见面,而自己有一次和小混混打了起来,被云雀看到了自己两三下就解决了一个人,说要和自己来战一场。
 
那次是两个人第一次的交谈,也是两个人第一次的身体接触。
 
那场战斗,两个人都很享受。彷佛两只饿狼,各自想咬死对方一样。
 
那场战斗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云雀中了自己让人安排的陷阱,以导致云雀对自己恨之入骨。六道骸一直觉得这样不错,起码云雀认真的表情让他更有冲动去打败他。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云雀想要咬杀自己之前,自己却中了另一个人的计,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深知那个陷阱到最后,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也让那个人痛苦一辈子,却不能轻易死去。所以他在死前,用了自己最后的力气,让人把解药注射给云雀,而自己则设法让云雀遗忘掉这一切。
 
六道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但他觉得自己不这样做,心里总觉得不好受。
 
在死了之后,他知道了可以用能力来换取去人间的机会。
 
像是有股力气推动他一样,让他开始了第一次交易。
 
或者说给自己一次机会看看他是否真的遗忘了那段记忆。
 
但之后却是自己想要留下。
 
因为六道骸知道,其实是因为自己喜欢上云雀了。
 
-
 
从回想中抽离回到现实,六道骸突然觉得今晚的时间过得有点晚。
 
窗外行人的声音已经近乎零了,只有一些昆虫仍然在有规律地叫着。
 
就这样,六道骸等了一夜,没等到他想要等的人。
 
-
 
当时的云雀,正在医院被抢救着。
 
"唉,怎么会是他呢。"
 
"被车撞了真是不值啊⋯⋯"
 
一旁的护士小声的说着,不妨碍正为云雀抢救的医生。
 
但是心跳的频率一直下降,就好像死神硬把云雀拉到地狱一样。
 
到底是怎么撞车的,没有人知道。
 
就连那辆货车的持有人,也不见了踪影。
 
最后,还是没能救过来。
 
不管云雀如何和死神搏斗,还是无法让自己回到现实。
 
-
 
他睁开眼,看到自己正在排队。
 
他不解,周围有很多人,但是没有人在交谈。
 
云雀看了看四周,甚至看到了鬼怪在排队。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力捏了下自己,很痛,这不是做梦。
 
那么自己是在地狱?
 
云雀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假设,但现实来看又好像的确如此。
 
云雀拍了拍前面的人,问他这里是哪里,可是那个人没有回答他。
 
没多久之后,前面传来了一张纸。
 
正正是那张交换纸。
 
-
 
六道不知道自己等了多少天,只是知道自己已经等了不止一天,但云雀依然没有回来。六道骸不知道云雀去了哪儿,他只剩下听觉了,无法再去寻找了。
 
他觉得云雀没有搬家,大概只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而已吧。
 
他从未想过云雀会死。
 
他从来没想过这点。
 
-
 
云雀在那四项能力里选了嗅觉。
 
他觉得闻不到一些额外的气味,可以减少战斗时的分心。
 
与此同时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去寻找六道骸那个人。
 
他觉得自己回到家里,也许会找到什么。
 
而他真的找到,他想找的人。
 
-
 
云雀也拥有穿墙的能力,穿过了家门回到家,家里的一切还是没有分别。直到他穿过了房间的门。
 
"六道骸?"
 
那个梳着奇怪发型的男子闻言抬头,但他还是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六道骸,是你么。"
 
云雀的手轻摸上六道骸的脸,六道骸立刻懵了。
 
云雀摸到自己的脸。
 
他摸到了。
 
那么代表,云雀已经死了?
 
六道骸站了起来,凭感觉退后了一步。
 
他想找纸和笔,可是他附近没有。
 
云雀看着他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平时放在枕边上的纸笔。他走到客厅去找纸笔,然后塞给六道骸。
 
他看着六道骸歪歪扭扭在那张纸上写字,他手抖得有点厉害,但仍然坚持着写自己想表达出来的字。
 
 “你⋯为⋯能看⋯我?”
 
云雀只能勉强看到这几个字,但他推测出来大概是指你为什么能看到我的意思。他看着六道骸那已经看不到的眼睛,很简单的说出了理由。
 
"因为我死了啊。"
 
接着,六道骸先是呆了呆,然后扔下了纸笔,向着云雀的声音走过去。他摸到了云雀的肩膀,转为捏着再不断摇着。
 
他的情绪很激动,嘴里正无声不停重复说着四个字。
 
“怎么死的!”
 
云雀用了很大力气才能推开他。他觉得眼前的人不像是六道骸。至少他没看过六道骸如此疯狂的样子。
 
-
 
六道骸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他现在的样子彷佛就像一个失去依靠的人,纱布可以看出湿透了的痕迹。或者说是连脸上都有。
 
云雀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毕竟他没试过用些什么话来安慰一个人。他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六道骸,不说一句话。
 
后来,他伸出双手,尝试抱了下六道骸。
 
后者明显是讶异了,久久才回握着云雀的手。
 
云雀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是他突然觉得,自己从未试过的这种方式,好像连自己都会感染了自己。
 
六道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冷静下来的,可是他现在真真正正的知道云雀已经死了,自己却又看不到他的模样。
 
他尝试蹲在地上找回纸笔,然后一划一划在上面写着自己想写的话。
 
“对不起。”
 
云雀先看到了这句话。
 
“我没想到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会从对你有兴趣变成我喜欢你。”
 
隔了几分钟,云雀看到了第二句话。他呆了一下,因为没想过六道骸是喜欢自己的。
 
但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件事指的是什么?"
 
六道骸的手顿了顿,然后缓缓涂划掉刚刚写的字,改成另外的字。
 
“如果你没想起来,那么就不要想起来。”
 
“我只是,喜欢你。”
 
“所以我才会到现在还在人间。”
 
云雀一句句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人骚扰了他的睡眠,他不能原谅他。但另一面的自己,好像在压抑着自己,让自己原谅这个人。
 
"⋯⋯咬杀。"
 
很久之后,云雀才说出这两个字。
 
六道骸闻言,没有再继续写字,反而蹲到地上放下纸笔,然后做出一副打架的样子。
 
云雀也不在意。尽管自己没有浮萍拐,六道骸也没有武器,可是他也摆出了迎战的姿势。
 
接下来的一小时,两个人都好像很享受似的,就在床边那小小的位置打了起来。直到筋疲力尽,才停了下来。
 
云雀没有透过这次打斗想起以前的事情,六道骸也只是坐在云雀的床上偶尔深呼吸,没有再写些什么。
 
"我说,你刚刚说的喜欢我⋯⋯"
 
他看到六道骸转头看着他,然后嘴唇一开一合的动作像是在说:
 
“是真的。”
 
云雀没再多话,他只是静静的在六道骸耳边说了一句话。
 
-
 
等到六道骸的限期一到,他就先一步回到了地狱,在那里等云雀回去。
 
而云雀找到那堆小混混后,学着六道骸教的方法,进入他们的梦乡,并且把他们每一个弄垮,直到他们都去了自首为止。
 
这下,云雀是欠了六道骸一个人情了。
 
-
 
等云雀回到地狱的时候,六道骸已经在地狱做着苦力受着刑。
 
等云雀到奈何桥的时候,六道骸已经在奈何桥等了很多年了。
 
云雀看着六道骸依旧是同一个样子,一样的年轻。再看看自己,也是一样的。他走向六道骸,后者听到了脚步声,把头转了过去云雀走来的方向。
 
"久等了⋯⋯"
 
云雀淡淡的开口,六道骸闻言露出了微笑,然后慢慢站了起来。他用着嘴型说:
 
“好久不见。”
 
"哎唷喂,小伙子你终于等到你的心上人了啊。"
 
那是孟婆的声音。六道骸闻言,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点了点头。
 
"那可是恭喜了啊,这下得喝孟婆汤了吧?喝了就可以重新投胎了。"
 
孟婆笑了笑,也看着云雀点了点头。
 
云雀正要走过去拿汤,六道骸却紧紧的握着了他的手。云雀回头看着六道骸的脸,他只是微微叹气,然后又用嘴形跟云雀说话。
 
“我们下一辈子注定见不了的。”
 
“你是人类而我不是,我只是一只在地狱受苦的鬼。”
 
「我不想⋯⋯以后再也不能见面。”
 
“不要奇怪或者质疑我为什么知道。”
 
“虽然是自私了一点⋯⋯你有纸和笔吗?”
 
云雀没有笔,他走向孟婆的方向问她借笔。
 
孟婆本来以为他来拿汤,还笑笑口的递了一碗汤给他。听到是要来拿笔的,还摆出一脸不满的样子把纸笔递给云雀。
 
云雀把纸笔都给了六道骸,他在上面慢慢的一笔一划写着字,写完了之后就递给云雀看。
 
“这是一个挺自私的要求,如果你能答应,我会很高兴的。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跳到桥下的湖里。所有被湖里水鬼吃掉的魂魄,是永远不能再次轮回的⋯⋯如果你愿意,能不能让我们这一辈子,成为最后的一辈子?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你不接受也是合情合理的。”
 
云雀拿着纸,反反覆覆看了好久。
 
他想了好久,直到孟婆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你们两个到底要喝汤了没有,凉了之后可是会很苦的。"
 
云雀望了过去,只是把纸和笔扔了过去。孟婆身手不大好,好不容易准确无误的接住了纸笔。刚因为这件事情没污染了她的汤而松了口气,后一秒就看到两个人紧紧握着手走到桥边。
 
"喂!你们两个!"
 
孟婆也不能离开她的位置,只是眼睁睁看着云雀和六道骸走到桥边,然后看着他们一起跳进湖里。
 
“这一世,为终结,若还有来世,再不相见。”
 
孟婆看到回传的纸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她只得叹了口气,然后把纸撕碎扔掉。
 
"这又是何苦呢⋯⋯"
 
她看着变凉的两碗汤,重新倒回大锅里弄热。
 
"来世再不能相见,还有下下一世啊⋯⋯"
 
"虽然⋯⋯对他们来说⋯⋯连下下一世也见不到⋯⋯"
 
孟婆看着已经恢复平静了的湖面,继续煮着那碗孟婆汤。
 
-
 
坠落到湖里再也不会有来生的两人,早就在掉入湖里的一刻,被水鬼吞噬掉了。
 
大概,六道骸透过轮回眼看到了一切,以后再也不能相见的事实。
 
而云雀透过自己的感觉,摸索到六道骸的心意。
 
由恨转爱,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不能同日生,但能同日死。
 
这就已经足够了。
 
 
-
 
而六道骸和云雀不会知道的事情,就是如果六道骸那时候没有设置陷阱,他到后来还是能再次遇见云雀,而且两个人也不会这么折腾,苦了这一辈子。
 
可是一脚踏错,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不过,至少结局,还是两个人在一起。
 
不过是以死亡为终点罢了。
 
FIN.
 

热度(12)